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2022年大宗商品展望:多重风险事件密集扰乱市场

开隆理财网2021-12-20 09:58

本文来自胡慧用户:禁止复制头像。

2021年,全球经济复苏的乐观情绪迫使黄金从周期性高点回落,但仍明显高于疫情会议前的水平。展望明年,在利率上升、债券收益率上升、美元走强的大环境下,黄金的前景似乎并不乐观。另一方面,石油和工业金属等增长型大宗商品的前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球经济表现。如果各国继续在控制疫情方面取得进展,强劲的需求可能会进一步提振周期性大宗商品。

美联储的政策可能会给黄金带来下行压力。

展望2022年,金价最重要的驱动因素将是美联储政策、美元和实际利率的影响。由于2021年美国就业市场强劲复苏,飙升的通胀继续困扰着政策制定者。美联储为市场设定了更快的政策正常化,加快了降息计划,并确定了更激进的加息路线。

与欧元和日元等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货币相比,美联储的紧缩政策将使美元更具吸引力。由于黄金主要以美元计价,美元飙升可能会降低其他货币的购买力,进一步抑制黄金需求。

实际回报率仍然是关键驱动因素。

2021年,美国政府债券未能发挥防御性资产的作用,通胀飙升和低利率阻碍了它们创造收入的能力。然而,在这种情况下,黄金未能利用其通胀对冲属性,因为投资者将注意力转向了美国国债通胀保护证券(TIPS)。与黄金相比,TIPS不仅可以防止通货膨胀上升,还可以支付随着通货膨胀加剧而增加的息票。

未来一年,通胀压力有望消退,央行有望加息,从而推高主权债券收益率。如果美联储按照预期加息,通胀下降,那么政府债券收益率的上升和通胀的下降可能会将实际收益率推回到正区间。这将使政府债券比黄金更具吸引力。此外,黄金不仅产生零利息,还带来存储成本。因此,正的或至少增加的实际回报率可能会给黄金需求蒙上阴影。

地缘政治风险和确诊病例激增可能会拯救黄金。

地缘政治紧张往往会吓退全球市场,引发避险情绪,提振避险需求。尽管黄金对最近的地缘政治爆炸反应缓慢,但仍有一些挥之不去的风险,可能在2022年爆发更大的危机。

此外,军事紧张局势正在几个热点地区酝酿。俄罗斯正在乌克兰边境部署军队,美国官员担心莫斯科准备入侵。同时,美国和伊朗似乎在伊朗核问题的谈判中找不到共同点,双方都有可能引爆局势。

就病毒而言,Omicron变种的突然出现凸显出疫情远未结束。如果现有疫苗被证明对奥米克龙变体或其他未来变体无效,全球经济复苏可能会受到拖累。因此,如果政府在2022年实施新的限制,避险情绪将再次飙升,增加黄金的避险吸引力。

黄金的价格水平值得关注

从技术角度来看,2021年黄金一直在下跌,但自6月以来,价格呈现出横盘盘整的格局。从积极的方面来看,黄金重要的上行目标价格为1950美元。但鉴于美元持续走强以及全球利率上升趋势,2022年下行风险似乎更大,市场关注点将在1700美元区间。

石油进入2022年的基本弱点

油价从2020年4月的低点反弹,2021年开始处于更“合理”的水平。由于第一波疫情造成经济停摆后经济强劲反弹,年供应量跟不上不断增长的需求;这种供应短缺,加上石油输出国组织不愿增产,导致油价大幅上涨,10月份达到7年来的最高水平。

2021年,WTI原油价格突破每桶80美元,但许多与疫情相关的限制仍然存在。新的一年,预计石油需求将进一步增加,达到一季度疫情之前的水平。然而,随着Omicron变体的出现,此前较为看涨的预测有所降低,使得2022年成为“黑金”的希望变得渺茫。

在奥米克龙变量重新点燃对经济放缓的担忧后,油价在11月份出现大幅回调。之后,恐慌情绪开始消退,但在有更确凿的证据表明这种新的压力没有之前的变体那么严重之前,上升趋势可能会暂停。

在此期间,伊朗核协议日益暗淡的前景支撑着大宗商品价格。西方大国和伊朗之间的谈判没有像预期的那样取得进展。时间会证明双方的差距是否会在2022年缩小,因为美国通过加强现有制裁的实施来施加压力。

c.cn/q_70/images01/20211220/c8eac1b942a14dfcbc1a2f24fe09e863.jpeg" max-width="600">

消耗库存以刺激需求

2021年全球石油库存大幅下降,表明市场供应极度不足,为未来一年的油价上涨奠定了基础。在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原油集散地,(WTI原油期货合约的交割点)目前石油库存比年初低50%。

与较长期合约相比,近期未来合约的价格更高也反映了库存消耗,这也反映了市场预期短缺将在2022年消退。这种未来合约价格的差异被称为现货溢价,在期货市场的历史上被视为石油的看涨信号。

尽管目前存在赤字,但预测预计在产量增加的推动下,明年将出现适度盈余。在 12月的会议上,欧佩克联盟坚持其协议,即在9月之前每个月每天增加40万桶石油的产量。

非欧佩克供应成为焦点

明年才能过剩的预期主要受非欧佩克国家产量预期增加的推动。但是,当石油行业因全球转向绿色能源而受到打击时,这些产出预测有多现实?许多政府转向碳中和导致对新油田的投资持续不足,尤其是在美国,因为担心需求将很快达到峰值,这引发了人们对非欧佩克国家是否能够在2022年充分提高产量的疑虑。

2022年工业金属价格能否上演新一轮涨势

2021年铜和铁矿石可以说是最辉煌的一年,因为强劲的经济增长前景和全球供应链中断造成供需失衡,这导致价格飙升,在2021年上半年达到历史高位。 然而,在中国政府在能源紧缩和房地产行业陷入困境的情况下削减钢铁产量后,工业金属价格在8月下跌。

今年迄今为止,铜价上涨了约20%,而铁矿石则下跌了30%以上。后者的供应预计将在2022年超过需求,因为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开采商淡水河谷预计将在 2019年大坝倒塌影响生产后恢复供应。再加上中国需求疲软,可能为2022年铁矿石价格走低奠定基础。相比之下,铜明年的需求前景仍然乐观,因为预计由于其在半导体和可再生能源等关键部件中的使用需求将保持强劲活力。

大宗商品的前景不容乐观

中国经济放缓可能是2022年工业金属以及更广泛的大宗商品价格面临的最大风险。此外,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外交和贸易关系恶化以及与美国的持续紧张关系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未来一年黄金、金属和能源价格的波动,更不用说可以逃避疫苗的新病毒突变的威胁。

风险提示:本文所涉及标的不作推荐,据此买卖,风险自负。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