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2021年银行业人员流动:“年轻时代”走C位

开隆理财网2022-01-02 11:03

整个2021年,银行高管的变动贯穿始终。一些人去国有银行就职,另一些人拥抱金融科技,开始新的工作。岁末年初,证券时报记者想用相关主线和数据为大家梳理一下变化的来龙去脉。

2021年,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的很多“一把手”都换了。年底,甘肃银行、吉林银行也上演了“换教练”——的压轴大戏。甘肃银行行长拟调任省属企业董事长,吉林银行董事长已被提名为长春市政府副候选人。

事实上,今年银行系统的干部随地方政府流动并不少见。比如,今年3月新上任的重庆市副市长蔡从交通银行调过来,而原重庆市副市长李波去了央行,又回到了金融系统。

此外,年内,国有银行与股份制银行之间的高管更替颇为频繁,如中国光大银行原行长刘进、招商银行原副行长刘建军等都曾被任命为国有银行行长。六大国有银行中,已有两家以上实现了高管调动,其去向仍在大圈。

与此同时,随着银行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今年陆续涌现出对互联网技术或商业模式更为熟悉的70后、80后高管。比如工行互联网金融部负责人钱斌,年内晋升交通银行副行长。当然,一些银行高管选择向互联网靠拢。比如浙商银行原行长徐仁燕,已经转行到小满金融。

“近两年,不少银行也开始进入新老更替的高峰期。”一家大银行的资深从业者告诉《证券时报》记者,近两年一些银行尤其是国有大银行迎来了退休季的大潮,“年轻时代”已经到了C位。

“空降”常态化

今年,金融系统高管的变动是一致的。12月20日,甘肃省委组织部发布一批干部任职前公告。拟任甘肃银行现任行长、党委副书记、董事王文勇为省属管理企业党委书记、董事长。据了解,王文勇现年55岁。他在建筑银行系统工作了近30年。曾任建行新疆分行纪检委书记、甘肃分行副行长。2018年9月,王文勇出任甘肃银行行长。

同日,吉林省委组织部发布干部任职预公告,吉林银行现任董事长、党委书记陈余龙拟担任长春市委常委,提名为长春市政府副市长候选人。这意味着吉林银行将在两年后“换教练”。

公开资料显示,48岁的陈余龙是一名资深银行家。个人简历显示,陈余龙在工行系统工作了22年。陈余龙于2016年9月离开银行系统。当时调任东北亚国际金融投资集团任总裁,后接任吉林金融控股总裁。2018年初,陈余龙重返银行圈,出任吉林银行行长。后来在2019年11月,他晋升为该行董事长,并继续担任行长。2020年6月,陈余龙不再担任吉林银行行长,由建行系统的王立胜接任行长。

近年来,金融系统高管“空降”地方党政系统,担任省级政府副职的情况屡见不鲜。一家国有企业财务部门负责人告诉《证券时报》记者,金融系统干部到地方岗位上历练,已经成为一种常态机制。2018年以来,部门级以上财务干部有b

“毫无疑问,具备金融专业能力和监管素质的领导者,能够推动地方金融发展。”当地一位金融监管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从金融系统选拔干部,可以有效补充当地财力和人才的不足。

大银行也经常流动。

证券时报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a股上市银行董事、监事的换手率较2020年有所下降,但整体变化并不剧烈。2020年a股上市银行离职董事总数为185人,2021年为165人,离职高管人数明显略有下降。然而,股份制银行的董事离职人数与去年相比大幅增加,从去年的37人增加到今年的55人。

今年以来,6家国有大银行的行长已经全部递补,2家大银行的新行长全部来自股份公司。

今年2月,中国光大银行原行长刘进调任中国银行新任行长。公开资料显示,刘进现年54岁。加入工作后,他的大部分工作经历都是在工行度过的。曾任工行伦敦代表处代表、山东分行国际业务部总经理、总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江苏分行行长等。自2018年起,刘进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先后担任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中国光大银行行长、中国银行行长。在调任中国银行之前,刘进担任光大银行行长仅一年多。

此外,一度空缺的邮储银行行长一职也由招商银行原副行长刘建军填补。

除了与股份制银行的密切互动外,国有银行

的高管流动也颇为频繁。从年初开始,国有大行开始迎来一轮较为密集的高管变动。1月7日,中国农业银行发布公告称,该行董事会选举谷澍为董事长,该行原董事长周慕冰因年龄原因辞任。此前,工商银行于当月5日就发布消息称,谷澍因工作变动,已经辞去该行副董事长、行长等职务。随后,工商银行于当月28日官宣,提任副行长廖林为该行行长。

同一时间段,中国银行原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王江调任建设银行,任该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深耕银行业多年的王江,在建行、交行、中行三家国有大行均有过履职经历,此次调任,也是他多年之后再度回归建设银行就职。而原行长被调任后,中国银行也很快在今年2月迎来了新行长刘金。

科技汇群英

值得注意的是,股份行董监高人员的去向也非常多元化,有奔赴国有大行的,也有拥抱金融科技的。

由于金融科技对银行业的影响程度不断加深,使得近两年来一些更加熟悉互联网技术和商业模式的人才在银行业快速崭露头角。有资深银行从业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透露,当下不少大行迎来了员工的退休季,而“后备军”的补充则多看重复合型人才。例如,今年6月升任交通银行副行长的钱斌,在金融科技领域就有深厚积淀。此前,他曾任工商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数据中心(上海)总经理、信息科技部副总经理等职。

华东地区某资深银行人士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互联网金融尽管具有很大的创新性,但也离不开出身于传统金融行业的银行高管,后者对合规、风险等方面的把控具备丰富的实践经验,“银行高管对传统的金融业务比较熟悉,带有互联网基因的一些金融科技集团则有技术支撑,但要做相关的新型金融业务,也需要懂行的人,才能把自身的技术优势发挥出来。”

A股上市银行中最年轻的女副行长陶怡就有金融科技背景。资料显示,陶怡出生于1985年,年仅36岁,2020年6月升任张家港行副行长一职。此前,陶怡曾任常熟银行小额贷款中心技术顾问,转道张家港行后成为该行小微金融和普惠金融两个事业部的负责人。

“银行业务对金融创新的要求越来越高,高管年轻化有助于银行敏锐地把握最新技术发展动态,更好地推动金融创新,从而更好地服务客户。”社科院银行研究室主任李广子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与此同时,相较老一代,现在的银行高管在职业道路上可能拥有着更多的选择权。证券时报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2021年从银行体系跳槽到金融科技相关领域的高管大有人在。例如,今年9月,56岁的银行“元老”徐仁艳离开浙商银行,赴任百度旗下金融科技公司度小满金融的董事长、副总裁,同时兼任8月30日成立的度小满(杭州)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此前,徐仁艳已在浙商银行工作了约17年,曾参与该行的筹建,2019年浙商银行在A股上市。徐仁艳先后担任浙商银行党委委员、董事、副行长,并于2018年4月升任浙商银行行长。

“年轻时代”走上C位

在银行高管的新老交接中,证券时报记者发现,2020年以后就任A股上市银行高管职位的人员中,已有接近七成属于“70后”。这也使得“70后”高管在行业中所占的比重不断扩大,目前已超过40%,几乎与“60后”平分秋色。

此外,“80后”高管的行业占比也已接近4%,其中大多数是在2020年下半年以来升任现职的。尽管目前暂未有“80后”行长出现,但“80后”高管中的逾七成已经成为相关银行“二把手”,担任副行长要职。

有意思的是,上市银行高管的年龄结构有着较为鲜明的地域特征。年轻高管逐渐在银行业内崭露头角,这在市场激励机制发展较为充分的江浙一带表现得尤为明显。

“江浙两地有着较多的上市银行,而从近两年来看,高管年龄普遍不高。”该区域某银行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证券时报记者通过不完全统计发现,A股上市银行中,高管平均年龄最小的江阴银行便出自于苏南银行圈,该行包括行长、副行长、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行长助理等在内的9位高管,平均年龄为44.4岁,其中副行长王凯最为年轻,年仅35岁。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 李颖超 杜晓彤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wangshangtouzilicai/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