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银行财务报告深度探秘(七)交通银行等国有大行非利息收入占比之谜

开隆理财网2022-05-08 11:05

相关文章如下: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1)贷款的不良率及不良生成率为何失真?》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2)如何判断不良贷款的拐点?》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3)关注债权投资的不良》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4)净息差里不能说的秘密》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5)兴业银行对净息差的倔强》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6)如何衡量银行资产的盈利能力?》

我希望知识可以一直学下去,不断更新,活到老学到老,让自己每天都更接近真理(因为真理只能无限接近)。

1.本文简介

股份行的投资者可能会认为国有银行应该比股份行更依赖利息收入,但实际上国有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并不低。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建设通信股份有限公司四大国有银行平均非利息收入达到30.76%。整体情况并不弱于股份制银行,所以数据似乎与我们的直觉不符。

在四大国有银行中,交通银行是最为突出的一家,非利息收入占比甚至高于招行,达到39.98%,居所有全国性银行之首。一种解释是交通银行的净息差很低,导致净利息收入在收入中的占比很低。这种解释似乎是合理的。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今天我就来解开国有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之谜。

二是非利息收入的比重

下图是近年来15家全国性上市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数据。由于大多数银行在2020年对手续费收入进行了重述,并去除了分期手续费,因此该图仅显示了重述后的可比数据。从图中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股份制银行在非利息收入占比上并没有明显的优势。

图7-1,股份制银行和国有银行非利息收入占比

三。扣除投资收益后的非利息收入

在本系列的第五篇文章中,我们提到了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包括投资收益,这部分收入的产生需要配置相应的资产(主要来自交易性金融资产,主要是货币基金和债券基金),资产需要相应的负债来匹配。所以投资收益还是和银行的资产规模有关,一定程度上受限于核收费率。非利息收入之所以更被银行投资者看重,是因为它是轻资本的,不受核收费率的约束。因此,在第五篇文章中,我将投资收益归入净利息收益来计算总资产收益率(净息差),这样更合理。

据此,考虑到总资产收益率(净息差)和非利息收入的比重,非利息收入中应扣除投资收益。

计算公式:

扣除后的非利息收入百分比=(营业收入-利息净收入-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汇兑收益)营业收入

注:公允价值变动收益和汇兑收益与交易性金融资产高度相关,因此均视为投资收益。

图7-2,扣除投资收益后的非利息收入百分比

如图7-2所示,扣除投资收益的干扰,我们惊讶地发现,国有大行在非利息收入占比上的优势更加明显,交通银行仍然远高于其他银行,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也明显高于股份制银行中排名第二的兴业银行。

在本系列第6篇中,我们已经看到,在扣除核销或减值损失后的总资产收益率(净息差)方面,几家国有银行排在除招行之外的其他股份制银行之前。如果非利息业务也是如此,那么几家国有银行的估值明显低于兴业银行和平安银行,似乎就不合理了。

细节决定成败。我们来分析一下国有银行的非利息收入结构,答案就在其中。

四。国有银行非利息收入结构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银行。在其2021年年报中,第10页附注1给出了非利息收入的计算公式:非利息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投资收益、公允价值变动收益、汇兑收益和其他业务收入。我们已经把与投资收益相关的三个指标归为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和佣金净收入应该是相对知道的。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详细讨论它们。所以,这里主要分析其他业务收入。

下图为中国银行2021年年报财务附注:

m/newsapp_bt/0/14869278191/1000">

图7-3中国银行其他业务收入构成

如图7-3所示,中国银行2021年其他业务收入中保险业务收入有330亿,租赁业务收入有120亿。

再来看下交通银行,在其2021年年报中,除了其他业务收入外,还将保险业务收入单独列出。

下图为交行2021年报的财务附注:

图7-4交通银行保险业务收入和其他业务收入构成

如图7-4所示,交通银行2021年其他业务收入中租赁业务收入有138亿,保险业务收入有165亿。

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的情况也都类似,其他业务收入中都含有保险业务收入,部分银行也包含了租赁相关的收入。

那么,如何理解这个保险业务收入和租赁收入呢?显然这些收入放入利息收入里不合适,但放到非息收入里会不会有问题呢?

五、保险业务的利润率如何?

如果其他业务收入中的这个险业务收入是代理性质,只是收取一个渠道代理费用,那么这符合轻资本的特性,不过,我觉得这类收入可能已经被归到银行的手续费收入里了。

很有可能这里的保险业务收入就是银行的保险子公司收取的保费,那么这个收入归入非息收入可能就有问题,虽然我不太了解保险业务,但我们可以简单分析一下。

仔细查看中国银行2021年度报告发现其有多家保险子公司:中银集团保险,全年实现毛保费收入 27.27 亿港元,净利润 2.26 亿港元;中银保险,全年实现保费收入 57.71 亿元,净利润 3.20 亿元。中银三星人寿,全年实现规模保费 177.62 亿元,净利润 1.26 亿元。中银人寿,未披露收入情况。

再看交通银行的情况:交银人寿保险有限公司,报告期内实现原保费收入169.41亿元,实现净利润9.10亿元。

以上数据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利润率很低,净利润占营收比例也就5%,即使是中国平安净利润率也大多低于10%,而几个国有银行本身的净利润占营收比重均超过30%。说明保费收入对应了很重的成本,从利润率来看,不要说和银行手续费业务比较,就是和银行的息差业务比较,保险业务的收入含金量也要差很多。

所以,这里就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银行其他业务收入里的保险收入和租赁收入是总营业收入呢还是扣除了业务成本的净收入呢?要知道银行的营业收入中,利息收入是净收入,手续费收入也是净收入。

为此,我们还要继续研究财报数据。

六、保险业务收入和租赁业务收入是净收入吗?

如果仔细查看这些银行的营业成本部分,与其他业务收入相对应的还有一个其他业务成本。我们来看下这些成本的构成是否都能与收入相对应。

图7-5中国银行其他业务成本

图7-6交通银行保险业务支出和其他业务成本

如图7-5和7-6,两家银行的所有业务收入与成本都能匹配上,包括保险业务、租赁业务等,这也就是说财报中计入非息收入中的这部分收入都是扣除成本前的总收入。

七、结论

综合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结论,银行非息收入中的其他业务收入不是净收入而是扣除业务成本前的总收入。即使提出了投资收益的影响, 扣除投资收益后的非息收入占比也同样包含了一定的水分,不能够真实地反映出不受资本约束的非息业务能力。

所以,我们也不能够使用非息收入占比这个指标来对比银行非息业务的强弱。

那么应该如何考察银行的非息业务能力呢?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详细讨论。

【本文为原创,您的点赞、分享与评论就是对我持续创作的最大支持!同时也欢迎您关注“考拉大叔滚雪球”,及时发现我的分享!】

本系列已发表的文章列表: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1)贷款的不良率及不良生成率为何失真?》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2)如何判断不良贷款的拐点?》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3)关注债权投资的不良》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4)净息差里不能说的秘密》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5)兴业银行对净息差的倔强》

《深度探索银行财报(6)如何衡量银行资产的盈利能力?》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wangshangtouzilicai/55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