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袁亚非:从前南京首富到老赖 玩转千亿集团后如何处理600亿债务?

开隆理财网2022-04-17 11:04

从默默无闻到公司市值近百亿,在经历了辉煌与危机之后,4月6日,三胞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宏图高科(ST宏图)发布预重组补充公告。

事实上,江苏宏图高科在2022年初就发布公告称,因涉嫌违反相关信息披露规定,中国证监会根据《证券法》 《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法规决定对公司立案。4个月后,公司宣布减少公司董事,引发舆论关注。

曾经是多么辉煌,现在是孤独。大家在为三胞集团叹息的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

袁亚非,江苏丰县人,上世纪90年代初在南京雨花台政府工作。1992年南巡讲话后,袁亚非敏锐地抓住了商机,决定辞去公务员,下海经商。几年后,他创办了宏图三胞高科技有限公司。

在他的带领下,三胞集团在经济发展的大潮中不断发展,迅速跻身中国企业500强。袁亚非的个人财富也在上升,他在巅峰时期曾拥有超过400亿美元的财富。还多次登上胡润百富榜和新财富500富豪榜。

如果不是因为毅然决然地转入地下经商,那么袁亚非很可能会在公务员的岗位上过着安稳的生活,和很多人一样过着平凡的生活。

01.激进扩张,袁亚非身家过百亿。

袁亚非的创业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袁亚非出生于重庆。小时候,他随父亲游历了湖北、北京和河北的许多城市。1987年大学毕业后,在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政府工作。五年后,他被自己的南巡讲话感染,决定下海经商。当年辞去公职下海的人不少。和袁亚非一样,他们放弃了令人羡慕的铁饭碗,在激情的驱使下毅然选择了下海。

据《金陵晚报》报道,出身于军人家庭的袁亚非靠从雨花台区到新街口卖大米做第一笔生意,但没赚到钱。然后他拿出2万元开始了倒卖电脑的生意,而这2万元不仅是他的启动资金,也是父母留给他结婚的“老婆书”。

初始资金2万元,1万元交房租,5000元做广告,袁亚非用剩下的5000元买了5万元的商品,杠杆10倍。5000可以撬动50万,50万可以撬动500万。杠杆在公司的扩张阶段屡试不爽。

袁亚非的生意迅速扩张,占据了南京珠江路电脑城几乎一半的店面。到1996年,三胞集团资产2亿元,成为江苏IT三巨头之一。

但快速扩张的背后,却隐藏着诸多危险。然而,袁亚非忙于扩张资本版图,没有意识到这些隐忧。几经调查,一家名为宏图高科的公司引起了他的注意。

2005年,国有企业产权改革之路已经走完。恰在此时,宏图高科遭遇危机。“如果三胞集团能从南京国资手中收购宏图高科的股权,这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袁亚非想要。

机会就是这么简单,你只要敢想敢做。

最终,袁亚非通过3.4元/股的约定价格,将当时市价超过5元的宏图高科收入囊中。重组后完成曲线上市。除了通过差价获取暴利,袁亚非还有更大的底气。他抵押了上市公司的股票,以获得更多的资本来扩大版图。直到2011年,获得南京新百的控股权。成为两家a股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尝到甜头的袁亚非在海外并购中使用了杠杆游戏。据统计,2014年至2017年,三胞集团在政策支持下获得了大量的低息贷款,三胞集团至少发起了多起亿元级别的大型并购,产业遍布英国、美国、以色列等国家,涉及零售、养老服务、生物医药等领域。

至此,本金两万元白手起家的袁亚非不仅拥有了巨额财富,也成为了富豪榜上的常客。比如2015胡润百富榜,袁亚非以财富370亿元排名第37位;在2016年胡润百富榜中,袁亚非以400亿元财富排名第32位。

02.危机无处不在,50万撬动500万的杠杆无效。

不知从何时起,曾经的南靖首富袁亚非的名字不再频繁出现在大众的视野中。

Sky-check显示,袁亚非名下仍在经营和存在的公司有5家,注册资本从数千万元到数亿元不等。其余的公司是

已注销。

三胞集团的下坡路始于2017年,由于当时国内的政策收紧,三胞集团无法得到长期贷款,加之可投入的项目回报周期很长,隐患初现端倪。且在当时的大环境下,众多公司纷纷去杠杆下车,许多企业都开始抛售海外资产。但袁亚非不撞南墙不回头,深陷自己的杠杆游戏不能自拔,三胞集团选择了短期贷款,决定拆东墙补西墙,以债养债。

2018年三胞集团爆发了流动性危机,多家江苏省外金融机构要求未到期债务提前还款,并对三胞集团及关联企业采取起诉及查封、冻结账户、资产和股票等,企业流动性岌岌可危。当年三胞集团被各类金融机构抽离资金累计超过110亿元,深陷财务危机泥潭。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南京新百和宏图高科的股价也从此一蹶不振。

2021年11月30日,三胞集团完成了新一次的重组,并称后续的主营业务为消费和大健康。虽然这次重组过程中有华融出资80亿驰援,但三胞集团身上背负的600多亿有息负债依然让投资者为之捏把汗。

三胞集团究竟能否再次翻身,我们不得而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袁亚非的身家,在近五年里迅速减少。袁亚非的身家曾在2016年巅峰时期超400亿,而如今富豪榜已经没有了袁亚非的身影,虽然两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尚有百亿规模。

袁亚非此前曾反思三胞集团发生的流动性危机,他表示:“三胞集团快速发展成为近千亿规模的跨国企业后,管理能力没有及时跟上企业的发展,被成绩冲昏了头脑,盲目多元化扩张”。袁亚非还指出,如果不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力推进“去杠杆”,“我们很可能会在自我膨胀的道路上越陷越深,丧失重组重生的机会”。

(作者丨市界 周奕航 编辑丨廖影 )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wangshangtouzilicai/47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