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有序推进全国统一能源市场建设 能源行业会有哪些机遇?

开隆理财网2022-04-13 11:04

4月10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正式发布。本次《意见》新品发布后,能源行业将面临哪些机遇?

本《意见》第十四条重点阐述了能源市场建设的相关方向,要求在有效保障能源安全供应的前提下,结合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实现碳中和的目标和任务,有序推进全国统一能源市场建设。

在复杂的国际形势背景下,建立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不仅可以保障中国的能源供应和价格安全,也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助推器”。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进口依存度超过72%),也是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进口依存度超过44%),同时也是煤炭消费大国。去年第四季度的寒冬预期和今年的俄乌冲突导致许多欧洲国家的天然气、煤炭和其他能源价格飙升。可见,能源进口的成本风险随时可能加剧。构建统一的国内市场,既能有效化解进口成本风险,又符合“能源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里”的大方向。

从细节上看,全国统一市场涉及的能源领域主要分为以下五个方面:

(一)完善油气期货产品体系,规范油气交易中心建设,优化交易场所、交割仓库等关键基础设施布局。

这一部分主要关注石油天然气期货产品和交易中心。

期货方面,目前国内只有SC原油期货在2018年3月上市,而原油下游量最大的成品油和天然气还没有期货。从目前国内原油期货上市的情况来看,有效填补了中国乃至亚太原油期货市场的空白,成为国际原油市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促进了海外原油期货市场的活跃。早在今年3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就提到,要完善我国原油期货市场,同时适时推进成品油、天然气期货交易。可以看出,油气等能源产品的期货和现货制度的统一已经提上日程,期货和现货制度的结合将有助于弥补目前国内定价机制的不足,为工业企业提供更多的套期保值工具和选择,尤其是成品油等体量巨大的产品。一旦期货上市,期货和现货系统将发挥重要作用。

交易中心的建设是完善油气市场定价机制的重要一步,也是我国能源市场深化改革的结果。目前,国内已有多家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包括2016年11月投入运营的上海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2017年1月投入运营的重庆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均为国家重点交易中心。此外,还有浙江国际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海南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等地方交易场所。虽然国内不乏石油天然气交易中心,但存在同质化严重、市场化程度低等缺陷,价格发现功能没有真正实现。分散的油气交易中心必然导致交易量分散,难以形成反映基本面的公允价格,更难以形成价格基准。

理想的油气交易中心应该交易品种丰富,参与者众多,结构多元化,并能形成价格基准。在市场规则和监管统一的背景下,可以形成整体和局部的价格体系。地区价格反映的是本地区的供求状况,而全国价格指数反映的是国内外总体供求格局的变化。国内石油和ga如何统一

国家油气管网集团有限公司于2019年12月成立,并取得初步成效,但管网设施互联互通仍存在障碍。以天然气为例。目前,由于所有制结构相对单一,国家级管网的互联互通已基本完成,但由于合资企业和地方资本力量的存在,省级管网的互联互通尚未实现。未来天然气管网的目标是“全国一网”。这样的目标一旦实现,就意味着终端用户可以自主选择上游供应商和管网服务商,这将大大增强公平性和公开性,在很大程度上激发市场活力。届时,管网系统将成为一个相对纯粹的服务机构,利益干扰将逐渐减弱甚至消失,对终端企业大有裨益,也将单纯推动国内天然气价格改革进程。

(3)稳步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加快建立统一的天然气能源计量和价格体系。

目前,虽然国内天然气市场化改革正在大力推进,但仍面临诸多问题。显而易见的问题是,国内天然气缺乏统一的能源计量和定价体系。国内LNG交易以“吨”为单位,管道天然气(PNG)交易以“立方米”为单位,进口天然气以热值为单位。计量体系的不统一导致各个环节之间的沟通和互动非常不便,也是未来天然气期货推出的最大障碍,会导致天然气期货无法有统一的交割标准。

此外,对于进口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逐渐提高到较高水平。而国内进口天然气长协主要依靠国际原油价格(布伦特期货或JCC)。当国际原油价格居高不下时,容易导致国内进口成本压力骤增。国内天然气定价体系改革也将是未来的重点,行业内企业如何参与天然气价格改革是后期的潜在机会。

>(4)健全多层次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研究推动适时组建全国电力交易中心。

由于“条块分割”和“央地博弈”等问题,跨省、跨区交易及全国统一电力市场建设目前遭遇较大阻力。

今年1月,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5年初步形成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实现国家市场与省(区、市)/区域市场协同运行;2030年基本建成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适应新型电力系统要求,实现国家市场与省(区、市)/区域市场联合运行。

目前跨省跨区电力交易壁垒明显,交易量偏低,实际上还未实现省份之间的有效连接。根据中电联数据,2021年全国市场化交易电量按类型划分,省内交易占比高达81.4%,省间交易仅占18.6%。

我国电力类型丰富,多种电力类型(火电、水电、核电、风电等)共存,建立科学合理的市场交易及价格机制、以平衡各电力类型的综合收益,实现保供与新能源转型齐头并进,是未来电力行业的重要机遇。

(5)进一步发挥全国煤炭交易中心作用,推动完善全国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

综合油气、电力、煤炭三大交易市场,可以看出本次《意见》的要求不尽相同,煤炭交易市场的用词是完善,可以看出国内煤炭交易市场相对最为成熟。对于未来的煤炭市场,预计供给侧改革仍将推进,淘汰落后产能,建设先进产能,集约开发、优化布局。与此同时,煤炭交易中心继续发挥现货价格指导作用,补齐规则漏洞,提前预警,防止价格出现剧烈波动风险。

综上所述,全国统一大市场对于能源领域而言,将是多层次、多类别实施,不仅有天然气计量计价体系的统一,油气管网互联互通的统一,也有期现体系和交易中心的统一。可以看出,建立能源全国统一大市场的目的是突破现有的行业壁垒、补齐短板,为能源品种交易及价格的安全性和稳定性保驾护航。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wangshangtouzilicai/4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