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惊呆了!净利润暴跌 2300亿油棉其实藏了一个周期“芯”

开隆理财网2022-05-09 10:02

文,尼克,编辑,杜海。

来源:郑铮社(ID: zhengjingshe)

金龙鱼这种民生领域的粮油巨头,赚钱应该是非常轻松稳定的。但其2022年一季报却震惊了所有人,净利润同比下滑超九成,几乎一落千丈。股价也很配合。财报发布后的第一个交易日,直接下跌近8%。

浓眉大眼的油草,就这样出人意料地炸开了一个大雷。自2020年10月上市以来,短短一年半时间,其股价如过山车般惊心动魄。巅峰时期市值一度冲上8000亿元,几乎达到万亿大关。随后的下跌速度之快,程度之深,却出乎意料。从巅峰到现在,70%的跌幅埋下了一批“价标”。

103010分析师发现,金龙鱼净利润暴跌90%以上的背后,在消费股稳定的外衣下,有一种应有的周期性属性。

01

微利难卖。

众所周知,金龙鱼从事的是关系国计民生的粮油生意。其主营业务是米面油和大豆油压榨后形成的豆粕、豆皮、米糠等饲料原料。可以说,一颗大豆被晒干压榨,每一分利润都被压榨到最大程度。

其2020年提交的招股书显示,金龙鱼在食用油、大米、面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8.4%、18.4%、26.7%,位居中国第一,真正端着国人的饭碗。

但《正经社》分析师了解到,金龙鱼并不具备行业龙头的定价权,这有内因也有外因。

首先,金龙鱼的粮油业务本质上属于农产品初级加工业,产业链很短,生产工艺简单,意味着产品附加值低,与蔬菜、肉类等其他农产品本质上是一样的。

同时,由于进入门槛低,企业竞争激烈,除了金龙鱼,还有中粮、山东鲁花、上海李铎等几大粮油巨头,以及遍布全国的16.7万家粮油加工厂。他们之间的竞争主要看价格,企业利润空间有限。

统计显示,2021年国内粮油相关上市公司平均净利率仅为2.54%;海外粮油巨头也好不到哪里去。被称为国际四大粮商的美国阿达米、邦吉、嘉吉、路易达孚的净利率都低于3%。

除了市场原因,政策也是金龙鱼难卖贵的重要原因。作为关系民生的饭碗问题,中国人自古就有“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的信念。粮油产品的价格,像水电和其他生活资料一样,将受到政策干预。金龙鱼自己也曾在招股书中透露,当米面油价格上涨,影响消费者生活时,物价部门可能会采取临时措施。可以说,粮油涨价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最后,金龙鱼作为有“外资”背景的粮油巨头,更是害怕。控股股东丰益国际是新加坡的跨国粮油巨头。背后是新加波首富郭鹤年和美国粮商阿达米。

所以,金龙鱼做的是微利的辛苦生意。卖贵难,使得净利润率长期处于很低的水平。与调味品巨头海天叶巍相比,赚钱更难。

02

大豆一抖,就“搁浅”

长期以来,金龙鱼的毛利率只有10%左右,净利润率只有3%左右。这意味着它的成本占比高达90%。如果成本稍有波动,就会对3%的净利率产生巨大影响,成为不可承受之重。

金龙鱼食用油的成本中,原料占比高达90%,其中大豆是主要原料。2020年以来,由于全球大豆主产区集中在美国、南美、巴西和阿根廷,中国大豆自产率不高,长期依赖进口。在罪恶的影响下

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被誉为世界粮仓的乌克兰粮食出口锐减,疫情冲击全球经济和供应链,全球粮食供应紧张,大豆价格进一步攀升至有史以来最高。

金龙鱼还在财报中声称,今天的商品市场变化历史罕见,原材料价格波动史无前例。由于原材料成本大幅上涨,生产经营成本高于去年同期。虽然部分产品价格上调,但难以覆盖原材料成本的上涨,利润同比下降。

金龙鱼2021年大豆平均收购价格同比上涨50.52%。

面对同样疯狂的大豆,海天叶巍仍然可以利用其高毛利率。其2021年净利润仍同比增长4.18%,2022年Q1仅下滑6.36%。但是,金龙鱼,利润微薄,直接跪下了。

倒,2020年净利率同比下滑31.15%,2022年Q1更是直接清零式暴跌92.71%,直逼亏损边缘。

可谓是大豆抖一抖,金龙鱼直接搁浅。而不幸的是,2022年疯狂的大豆并未停歇,在已经是有史以来最高的价格上,很有可能再创新高。

03

消费外衣里的周期性

虽然金龙鱼自称其油米面等粮油日常消费品,需求比较稳定,属于刚需消费,不会周期性波动。然而,《正经社》分析师认为,其占比90%的成本端波动却造成3%利润端的大幅周期波动属性,虽然披着一件消费股的外衣,其本质却如猪鸡养殖股一般为周期股属性。

其在2021年报中也暗含了这一点:一般来说,在原料行情下跌的时候,零售端毛利水平会较好;在原料行情上涨的时候,零售端毛利水平会较差。

因此,金龙鱼的周期属性取决于大豆等原料的周期属性。从近10年大豆价格走势图来看,其周期变化非常大。

近10年大豆价格变化图

为了对冲原材料价格变动对净利润的巨大影响,金龙鱼不断试图通过使用期货、外汇远期合约等金融工具进行套期保值。然而偷鸡不成蚀把米,2016年,金龙鱼就由于大豆期货交易波动,商品衍生金融工具损失了34.05亿元,造成当年净利润仅为5.11亿元。不过其后,金龙鱼仍然醉心于通过期货对大豆进行套期保值。

《正经社》分析师梳理其财报后发现,金龙鱼近两年因为使用衍生金融工具套期保值分别产生了25.88亿元及19.59亿元的投资损失,占其当年净利润的43%和47%。

除了通过对原材料进行套期保值外,金龙鱼还不断试图通过对产业链进行横向及纵向延伸,扩展更多高毛利产品,以摆脱对粮油等低附加值产品加工的过度依赖。

其先是横向进入酱油、醋等高毛利领域,推出了丸庄黑豆酱油品牌,并导致与酱茅海天味业的直接冲突。后又纵向衍伸至预制菜、中央厨房等高附加值业务,意图争夺这一巨大的新兴市场,从而拉高整体的毛利率水平。

尽管如此,就本质而言,金龙鱼面临更加激烈挑战的事实并没有得到改变,2022年接下来的日子依然会非常艰难,甚至可能出现上市以来的首次单季亏损。【《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百进·编务|安安·校对|然然

声明:文中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正经社,我们将对上市公司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5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