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被敲诈抛弃 商家“探店”已久

开隆理财网2022-05-06 10:04

袁媛(ID:chaintruth)原创

焚烧金融产品

作者马书业

现在,探店到底有多火?

“找吃的,喝的,玩的,我都要先搜哔哩哔哩和小红书,参考探店博主的评价再决定去不去。”关注本地店铺博主是00后蔡蔡在社交平台上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无论是脏兮兮的地摊,还是星级餐厅、酒吧、潮流小店,任何店铺都可以探索。”

蔡告诉燃烧财经,他最近关注了一个名为“小神经虫”的食品店博主。“这个博主在哔哩哔哩有299万粉丝,发布的逛店相关视频已经超过100万分钟。”

在博主推荐的一家餐厅打卡时,蔡蔡发现老板已经熟练地为博主准备了同样的菜。“老板说所有被视频吸引的年轻人,还有大部分女生,现在都太忙了。”

除了蔡蔡这种沉迷美食的探店博主,在小红书、Tik Tok、微博等社交平台上,各类探店博主也屡见不鲜,包括探店餐厅、潮店等。小红书博主“伶猴属的百宝箱”说,“为了营造新鲜感,很多博主会去探索脏兮兮的商店、面包店甚至照相馆。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博主找不到。"

对总店业务进行过查询的MCN机构从业者方方告诉燃烧财经,门店查询其实是一个比较“古老”的现象,只是形式一直在不断丰富。从图文到视频再到直播,随着技术和传播生态的变化,大众对探店的关注度越来越高。

除了形式的多样化之外,各大互联网平台对本地生活的布局也是导致shophunting大爆发的另一个原因。一方面,探店博主化身“行走的种草机”。无论是强调“拍戏”的图文,还是各具特色的短视频、直播,都满足了年轻人对“云体验”的需求。很多年轻人早就习惯了在消费前搜索相关店铺——探索和分享。

另一方面,探店博主早已成为商家的流量密码。“3000个小红书店KOL 1000个Tik Tok本地红人大众点评固定投票=一个火热的新网红店。”方方表示,在一定程度上,探店博主已经成为商家向国外传播的重要助力,也为商家带来了可观的线上流量。

然而,随着开店热的流行和MCN院校的相继入驻,这个本应客观存在的群体却乱了。博主以差评敲诈商家,虚假探店,恶意探店等。时不时的。无数商家被勒索,被占领,被流量困住,被博主抛弃。

“个体工商户在店主面前是弱势的一方。”商人杨子说。同样是商人的杨璐也说,“分享是可以的,但他拒绝探索商店。”

以流量为导向的探店博主,似乎正在悄然从商家引流的“良方”变成人人的“毒药”。

商店随处可见

“大家都是店铺博主,大家都在探索店铺。”方方告诉燃烧财经,如今,“一切”都可以成为博主开店探索的对象。

“每次刷小红书,都会种上小草,各种好吃的。”蔡告诉燃烧财经,他最后一次被种草是晚上10点。当看到一个博主推荐的烧烤店时,再也忍不住的彩彩和他的朋友们选择了立刻下单。

90后的方巍表示,虽然他不会轻易被社交平台上的各种美食诱惑,但他总是会在周末前更快地打开Tik Tok和Aauto等短视频平台,搜索各种户外展览和在线名人露营地。“虽然很难说博主是不是有偿推广,但是每家遇到‘骗’都会打卡找宝。”

像蔡蔡和方巍一样,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习惯先在社交平台上搜索,然后被植入,再被拉出来。

在小红书搜索“探店”,与之相关的笔记超过1456万条,仅美食探店一类,就包括面包甜品、奶茶咖啡、特色餐厅、下午茶等。比如探索店铺“王霸雪姬奶茶”的小红书博主“棉棉冰”,单条帖子就有14000个赞,评论区到处都是“看起来很好吃”“好想吃”之类的回复。

在Tik Tok,与“探索商店”相关的短视频数量已超过434亿。除了常见的美食探店,还有室内游乐园探店,海马照相馆探店等等。例如,探索室内游乐园的Tik Tok博主“胖头陀吃沈阳”发布了一个短视频,获得了34.9万个赞。"

所以“要么逛店,要么在逛店的路上”似乎成了博主们逛店的日常。据燃烧财经观察,Tik Tok购物达人“特别乌拉拉”的粉丝数量已经达到1300万。其4月27日发布的一段探店短视频已经获得了超98万个赞和6.5万条评论,评论区充斥着“哭了”、“我也想吃了”等评论。

照片/与Tik Tok商店探索相关的主题(左)

小红书店贴(右)

来源/燃财经截图

店铺火爆的背后,除了消费者的追捧,也离不开社交平台的支持。

据燃财经不完全统计,2020年下半年,Tik Tok发起“掌柜团”,积极为店主提供流量支持和商品配送。同年,美团推出“大V店铺短视频”,天猫推出链接百强品牌的“超级店铺直播计划”。今年4月,小红书推出的“线上云店”主题活动,直接覆盖了工艺品、古籍、美食、买店、艺术生活等多个领域。

因此,嗅到“商机”的业余网络名人开始创建店铺探索账户,探索MCN机构。

场,更是为这些素人博主搭建起了一条完善的整合KOL资源,对接商家的探店产业链。

燃财经了解到,靠探店圈粉的探店博主,不仅能够“接商家通告”免费吃喝玩乐,在广告费之外,还能带货拿分佣。“只要一部手机,会说、能拍,MCN机构只需2个月就能从0到1做出月入10万元的抖音探店号,实现财富自由。”方方透露,一位千粉的抖音博主,单个短视频带货某团购套餐,就能拿到数万元的提成。

商家苦于“探店”

然而,随着探店逐渐成为一门生意,在“处处都是探店博主”的同时,差评勒索、占场、博眼球蹭热度等等问题也随之而来,原本借助于探店引流的商家,似乎越来越苦于这种方式。

今年4月17日,#大连女店主自述遭探店网红索要面包#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其内容显示,店主控诉博主在简单拍摄后便索要免费面包,遭拒后则表示要给该店差评。不少网友表示,“网红探店当休矣,网红和网红店不可信”。

事实上,这只是探店博主诸多争议中的沧海一粟。

就在上述是件发生的前几日,西安网友曝探店博主浪费食物“拍完没吃几口就走,严重浪费食物”引来网友的反对。有网友直言,“希望探店博主发博是因为好吃而推荐,就算是接推广也不要如此浪费。”

而此前,2021年12月,某自称有600万粉丝的探店达人消费后要求免单,遭到服务员怒怼“短视频探店难道可以不结账吗?”

不管是吃霸王餐、还是浪费食物,探店乱象频出,不仅让探店博主陷入信任危机,也使得不少商家“有苦难言”。

“把探店做成勒索,也是厉害。”开店多年早就积累了稳定客源和不错口碑的张路,一向对探店博主不“感冒”,也从未想过和探店博主合作。但去年,抖音平台某拥有十几万粉丝的探店博主,带着探店视频找上门,视频里博主将他的店贬得一文不值。

“他说掏2万就删视频,但我拒绝了。”但这不是张路第一次被博主“要挟”,“此前,还有一位大探店博主消费上千元后,以免费宣传的理由要求免单,我同样没有妥协。”

来源/视觉中国

和张路一样面临相似困境的还有扬子。“探店博主我是惹不起也躲不开。”扬子表示,2年前他在某二线城市开了一家主题精酿酒吧,爱酒也懂酒的扬子对酒吧的定位是中高端群体,为此,仅装修费用其就投入了至少100万元。

“开业前我知道难免有博主探店,但没想到会来这么多。”扬子告诉燃财经,开店的第一个月里,店内10桌中有超过5桌坐的是探店博主。

为此,扬子的酒吧在当地社交媒体上小火了一把,可火起来的酒吧并没有让扬子感到高兴。“很多博主都是年轻的小姑娘,根本不是酒吧的目标群体。她们来了点杯喝的,之后拍个照就走,但来的太多,真的客人反而坐不下。”就这样,扬子的酒吧因“太挤”、“排队太长”等问题开始被消费者诟病,扎堆而上的探店博主将真正来消费的用户拦在了门外。

除了被勒索、被占场,许多店主也被动卷入了探店博主带来的流量漩涡里。

95后的洪纪勋今年3月在北京开了一家泰式餐厅,虽然位于三里屯一个偏僻的商场,但第一个月就吸引来不少探店博主。一时之间,不管是小红书还是抖音,都被“探店發柠•泰式大排档”刷屏。

但这种刷屏为洪纪勋带来的争议大过客流量,有不少人评论表示“又是网红店,又是这种请人排队的套路”。虽然洪纪勋告诉燃财经,自己并未进行任何的付费宣传,但博主的热捧还是让不少消费者误解他雇佣了水军。

“很多顾客反感网红店,就不会来消费。”洪纪勋颇为委屈的表示。除了背上“网红店”的印象,本就众口难调的餐饮店,也极易被探店博主“捧杀”。

洪纪勋表示,探店博主的表述有时会很夸张,将顾客的期待值拉满,但高期待首先会带来用餐时段的人员爆满。“客流量集中就必然会排队,一排就是一两个小时。我最担心的是顾客大老远过来还排队,这样期待值就更高,反而容易产生差评。”

除此之外,很多探店博主为了蹭店铺热度,会发布很主观的差评。“菜上齐了博主要先拍照再吃饭,这样一来,本来热腾腾的菜放凉了自然会影响口感,差评便随之而来。但用户却会认为,这种给店铺写差评的博主讲的才是真话,夸店铺的都是水军。”洪纪勋无奈的表示,这种“薛定谔的好吃”撕裂了用户群体,最终让用户对存在争议的店铺敬而远之。

流量与利益的博弈

但不可否认的是,尽管不少商家对探店存拒绝之态,可背后的利益却密不可分。

“探店的爆火和商家的需求是分不开的,可以说是商家捧起了博主。”方方告诉燃财经,对于预算有限的新店,探店博主是一种极富性价比的宣传方式。以小红书为例,上万粉丝的探店博主费用不过千元,不少千粉博主合作只需提供免费菜品。换算下来,有时店铺只需要几千元就能刷屏社交平台。“正是探店博主支撑起了一个又一个‘人气爆棚、一月回本’的‘创业神话’。”

方方补充道,“现在新店如果不找探店博主推广,很难被用户知道,因此为了曝光,不少店会特意装修的更方便拍照。”

“一开始的探店博主是基于分享欲去探店晒照片,现在变成了拿钱接通告。”小红书博主“提提的百宝箱”表示,在小红书等种草平台刚兴起时,不少商家并不了解何为探店,也不会特意付费找博主探店。“但现在,很多店主特别配合博主,不仅在店里设置专门的拍照区,还会主动帮博主打光。”

主动找探店博主背后,是探店展现出的强大的流量魅力。陈振自己开了一家面馆,据其介绍,去年3月开始,店里几乎天天爆满,后来才知道这些消费者几乎都是看了网络上博主们发的帖子过来的。“年轻人过来吃面,然后又发帖,现在店里的流水已经翻了2倍。”

于是,看到了流量和利益的商家开始纷纷付费和博主合作。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5年,我国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20年的19.5万亿元增长至35.3万亿元,探店已成为其中不小的蛋糕。在各大社交平台纷纷扶持探店内容的趋势下,商家需要线上流量,已成大势所趋。

“我们和麦当劳、喜茶这类大连锁品牌,都是长期合作。”方方透露,不少新店开业前也会选择和MCN合作找博主推广。

然而随着探店这门生意的商业化越来越重,博主与商家之间的关系也开始逐渐异化。一方面,饱和的博主得不到尊重,成了流水线产出好评的商家工具人。另一方面,商家也对博主营造出的“虚假繁荣”产生了病态的依赖。

“博主太多也太卷了。”“提提的百宝箱”表示,探店本身门槛极低,会拍照就行,而在疫情影响下,不少原本做旅游、美食的博主转向探店。为了流量,不少博主甚至会在一家新店装修期间就预定测评,“争抢首发、压价、互相抄袭成探店博主的常态。”

与此同时,和频繁被爆出虚假测评的测评博主一样,商家是探店博主的“衣食父母”,不少博主会为了利益而做出虚假评价,这也使社交平台上类似“处处是探店,处处是坑”、“网红店必踩雷”等言论越来越多。商家也慢慢遭到“反噬”,网红店成了“好看不好吃”的代名词,逐渐被用户抛弃。

图/小红书平台拒绝网红店相关图贴(左)

微博平台关于网红探店相关图贴(右)

来源/燃财经截图

极度内卷下,越来越多探店从业者只需要免费菜品就能置换合作,甚至出现了店家为节省成本,让多位博主拼着一起拍同一桌菜的现象。“在商家眼里,博主就是一用即扔的日抛产品,不用维护关系,毕竟你不做,有的是人做。”“提提的百宝箱”无奈的表示。

但内卷的不只是博主,还有商家。不少创业者在社交平台看到某个店火了,一位难求,容易产生开店很就能轻松挣钱的错觉,盲目跟风入局,从猫咖、自拍馆,到风靡一时的“泡面食堂”,最终都撑不过半年纷纷倒闭。

开小众咖啡馆的张宇告诉燃财经,在探店博主的带动下,自己的手冲咖啡厅在开业之初被消费者“挤爆”,流水最好的时候可日入3万元。“但博主都爱追热点,同一家店不会来第二次,不到3个月店里日流水便大幅下降,最少的时候一天只有几百块钱。”

而当看到其他咖啡馆的爆火后,不甘被探店博主抛弃的张宇,只能通过不断地找MCN合作的方式来提高曝光。“其他的店看我这边推广了,也会增加推广费,一来二去,就变成了无形的竞争。”

方方告诉燃财经,现在许多商家对博主的态度很复杂,担心探店博主来、也盼探店博主来。实际上,在探店掌握线上流量的大趋势下,没有商家能绝对的避开探店。

“但探店博主不是万能的。”方方强调,不少商家以为只要花钱推广就能持续营收,但博主带来的关注是一时的,线上曝光和线下经营两手抓,才能真正留住顾客。

参考资料:

《抖音团购越火,探店博主越冷》,来源:新熵

*题图及部分文内配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文中蔡蔡、方伟、张路、扬子、陈振、方方、张宇均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