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伽马“灰色财报季”:增长乏力 巨头中年危机?

开隆理财网2022-05-06 10:04

伽马“灰色财报季”:增长乏力,巨头遭遇中年危机?

距离网飞财报“爆炸”已经过去半个月了。4月底,谷歌、苹果、Meta、微软和亚马逊接过了财报季的接力棒,依然给了投资者迎头一击。

虽然苹果的增长率只是在下降,而且成绩仍然是积极的,但微软在增长方面也表现出了一定的韧性。但作为美股的“引擎”,谷歌、Meta、亚马逊的集体雷爆,超出了另外两位同事的抵抗能力,市场熄火越来越严重。

5月5日,美联储排除了更大力度加息的可能性,以科技股力挽狂澜。但是对语言的自信只能开个好头。科技股会不会在所谓的去泡沫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科技股表现爆发。

截至5月5日,伽马的财务报告已经全部上交,但“举报者”已经发声。4月27日,高盛宣布过去一周美国五大科技股累计净卖出达到今年峰值,投资者明显失去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另一方面,他们至少避开了亚马逊的“大雷霆”。当时市场还没有想到,两天后,一向以稳健著称的亚马逊会给市场一个惊喜。

4月29日,亚马逊公布了科技巨头最差的财报,这也是亚马逊近年来最差的财报。在Q1,2022年,亚马逊实现净销售额1164.44亿美元,同比增长仅为7%,为亚马逊自2001年以来的最低增速;因投资Rivian净亏损38亿美元,为2015年以来首次季度亏损;每股亏损7.56美元,而市场预期每股收益为正8.37美元。

亚马逊首席执行官安迪雅西(Andy Jassy)表示,“业务的关键领域都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他真诚地预计第二季度的营收将在1160亿美元至1210亿美元之间,小于市场预期的1255亿美元。亚马逊股价在盘后暴跌超过10%。

更早发布财报的谷歌和Meta在广告收入增长放缓方面与亚马逊遥相呼应,但考虑到它们对广告的强烈依赖,它们受到的冲击甚至比亚马逊更大。

谷歌4月26日发布的2021财年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实现总营收680.11亿美元,同比增长23%,为近两年来最低;核心广告业务同比增长22%,环比下降11%。净利润164.36亿美元,同比下滑8.3%。

Meta4于4月27日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为279.08亿美元,同比增长7%,为2012年上市以来的最低同比增长率,低于分析师282.4亿美元的一致预期,因为270亿美元的广告收入低于分析师274.8亿美元的预期。但元宇宙的收入增长使得市场给予其“矮子比矮子高”的短期乐观看法。

苹果和微软一直是地位稳固、增长亮丽的代表,但在这个财报季,两者也出现了分化。

苹果4月29日发布的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营收为972.7亿美元,超过市场预期的939.8亿美元,但8.59%的同比增速为过去六个季度最低,首次跌破两位数;每股收益1.52美元,超过市场预期的1.43美元。然而,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保持了市场的谨慎。他承认疫情、供应链危机和国际地缘政治因素会给苹果带来近80亿美元的损失。

相比之下,微软已经成为GAMMA乃至整个科技股的“最后荣耀”,其核心指标已经完全超出市场预期:当季营收493.6亿美元,同比增长18%;利润167亿美元,同比增长8%;每股净收益为2.22美元,高于分析师预期的2.19美元;Azure等云服务增长46%,保持之前的高增长率。

而且,与苹果无导向的业务不同,微软乐观地认为,下一季度所有业务都会有不错的发展,营收528亿美元与市场预期持平,an

管理机构理查德伯恩斯坦顾问公司的副首席投资官丹铃木最近警告说,科技股泡沫仍然存在,而美国股市可能正处于暴跌的开端。

至少对五大来说,这不是好消息。在刚刚过去的4月份,谷歌、苹果、Meta、微软和亚马逊的股价分别下跌了17.95%、9.71%、9.84%、9.99%和23.8%,其中Meta很大程度上抹去了月度跌幅,因为财报发布后大涨。对于一个巨人来说,一小滴就是成功。

4月份,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录得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为13.3%,较2021年11月的高点下跌近22%。

受科技股表现影响的还有很多基金。Baillie Gifford的苏格兰抵押贷款投资信托基金和Cathy Wood的旗舰Ark Innovation ETF自去年以来遭受了巨额亏损。华尔街日报表示,Tiger Global的旗舰对冲基金今年已经下跌了40%以上,而Tiger Global表示:“今年4月,我们的公开发行基金在2022年开始,开局非常令人失望。鉴于宏观经济形势,市场表现不佳,但我们不相信借口,所以我们不会找任何借口。”

事实上,巨头们已经可以称得上是最后一批“市场受害者”了,因为去年以来成长股的下跌愈演愈烈,巨头们只支撑了指数一段时间。

富国饮

行股票策略主管Christopher Harvey说:"(成长股)抛售都是&apos增长&apos问题,但不是说它们缺乏增长。相反,是关于增长的风格、持续的错误估值以及有问题的风险偏好。"换句话说,当市场需要避险和稳定,它们就会放弃对惯于亏损的成长股的等待与忍耐。奈飞连续大跌就是例子之一,而Shopify、Snowflake、Block等股票的关键词已经变成了“腰斩”。

巨头也在失去稳固地位,转而出现分化,正如它们的业绩一样。5月3日,由Sean Darby领导的 Jefferies 分析师重申他们在二月份给出的建议:投资者应该避免全盘参与FAAMNG这样的科技股巨头组合,要把焦点放在MANG身上,Meta、亚马逊和奈飞是有危险的,微软、苹果、英伟达和谷歌才是后市稳定剂。

显然,如果宏观压力不可控,那就要将更多目光放回企业基本面。对巨头而言,增长却不像以前一样容易。

存量时代回归基本面

毫无疑问,业绩或估值都无法离开当前的宏观形势独立评价,而因素也正如苹果CEO库克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总结的那样。这还会带来连锁效应,例如广告行业整体增长放缓,而TikTok还瓜分了一部分份额。Insider Intelligence预测,2022年TikTok的广告收入规模有望达到110亿美元,同比增长近175%。

很难说巨头们目前的探索性动作能带来多大收益。然而,这体现了一家公司如何押注自己的未来,侧面形成了对它的考验,正如Meta的元宇宙事业即使步伐缓慢,依然能因为头显设备销量上升这些事件,博得市场的认可。今年Q1,Meta 的Reality Labs 营收6.95 亿美元,同比增长30.15%。

5月5日,谷歌也在元宇宙上再进一步。谷歌硬件负责人Rick Osterloh今日证实,谷歌已经收购了拥有Micro LED技术的初创企业Raxium,与谷歌的设备与服务团队融合后,谷歌的XR头显设备将运用其技术。

同时,苹果也在近期传出消息,电动汽车的开发力度再次加强。彭博社5月3日报道,苹果聘请了福特汽车高管乌杰卡舍维奇。在供应链方面也有进展,LeaksApplePro的爆料显示,苹果汽车的开发正在进行当中,正式发布仍将在2025年或2024年底,而生产合作方之一为富士康,后者给予了否认。

相比之下,巨头则或多或少面临一个相同的问题:人力。

亚马逊原本就十分依赖人力开展电商业务,但已经长时间陷入员工关系漩涡,而人力成本也在水涨船高。Meta在5月4日表示:“我们会根据业务需求定期重新评估人才储备,并根据本财报期间给出的支出指引,相应地放缓招聘增长速度。”

苹果的零售人员正准备效仿亚马逊员工4月建立工会的举动,成立苹果内部工会,争取更高的薪资待遇。同时,微软的财报显示出研发和管理费用的明显增长,其中人员薪资支出是主要原因。

科技股面临内外双重考验,后续的发展会有更多变数。

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上周称,后COVID时代史无前例的资金洪流冲击市场,带来了SPAC繁荣、IPO热潮和期权活动大幅回升,而看似优秀的流动性让科技股走向泡沫破灭。

新兴科技股“似乎不再处于泡沫中,但它们似乎也没有大幅转向相反的极端,因此现在不一定是买入它们的好时机,”他写道,“泡沫可能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解除,就像1929年和90年代后期。”

同样看空的还有曾预见1987年美股崩盘的传奇亿万富翁投资者Paul Tudor Jones,他认为当前投资者需要关注“保本”问题:“就金融资产而言,你想不出比现在更糟糕的环境。显然,你不该拥有债券和股票。”

无论如何,科技股巨头业绩失落可能让基本面的防线也不再稳固。在一个动荡的市场里,继续做长期“价投”、退场保资金、风险操作博利益,都在投资者一念之间,但选好企业的规则是不变的。

文章来源:美股研究社,旨在帮助中国投资者理解世界,专注报道美国科技股和中概股,对美股感兴趣的朋友赶紧关注我们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