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张明、潘江|新发展阶段的金融安全与对策

开隆理财网2022-05-06 10:00

注:本文发表于2022年第2期《金融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前国际形势错综复杂,中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更加严峻的外部环境。完善金融市场和金融体系是支撑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对于维护金融安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至关重要。“十四五”开局后,要深入认识我国金融安全面临的重大挑战,采取有效措施全面防范和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在确保金融安全的前提下,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

一、当前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行业分布

系统性金融风险是指金融体系整体或部分受损,导致金融服务中断,对实体经济产生严重负面影响的风险。目前,我国系统性金融风险主要分布在非金融企业债务风险、居民部门债务风险、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和中小金融机构经营风险四个方面,这些风险紧密交织,错综复杂。

我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超过宏观杠杆率的一半,非金融企业的高负债是我国系统性风险最重要的来源之一。近十年来,虽然非金融企业杠杆率逐年上升,但很多民营企业的杠杆率却在逐步下降,这说明非金融企业杠杆率的上升主要是由于国有企业杠杆率的上升。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风险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地方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的债务负担较高,非金融企业盈利能力减弱。非金融企业一旦面临外部冲击,很容易出现资金链断裂,进而导致债务违约。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风险一方面会导致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恶化,另一方面会因为隐性担保问题而恶化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

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远低于发达国家。但这一指标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迅速上升,现在已经接近日本,距离美国不远。从结构上看,消费贷款是居民债务的主要组成部分,占比近80%,消费贷款以住房抵押贷款为主。因此,居民债务风险与房地产相关风险紧密交织。一旦房地产风险爆发,居民部门将大面积拖欠贷款,面临巨额投资损失,从而进一步降低偿债能力。当大量住宅部门违约时,银行的资产负债表就会恶化。此外,地方政府的土地收入也会下降,各种风险源最终加起来就是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

政府债务分为中央政府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政府部门风险主要体现在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上。分税制改革后,地方政府缺乏直接举债的渠道,导致地方国企和地方融资平台债务大幅增加,土地出让金收入成为地方政府最重要的预算外收入来源。从增量来看,地方政府新增债务也远远超过地方政府收入。此外,由于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过于依赖土地出让金,房地产市场的波动也会显著影响地方政府的偿债能力。一旦发生外生冲击,就容易诱发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一方面,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会给中央政府造成巨大的救助负担;另一方面,会恶化与地方国企、地方融资平台相关的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

金融业风险主要体现在中小金融机构的业务风险上。尽管金融部门的杠杆率最近相对稳定,但一旦出现波动

二、当前中国金融安全面临四大冲击。

一是中国经济潜在增长率持续下降。2007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率持续下降,其内在原因是潜在经济增长率的下降趋势。中国潜在经济增长率的下行与人口老龄化和新旧动能转换密切相关。一方面,随着我国劳动年龄人口比例由升转降,储蓄率降低,抬高了企业融资成本,进一步加大了非金融企业的债务风险。另一方面,在新旧动能转换过程中,内外需不振导致的产能过剩将显著降低中国企业的盈利能力,而企业部门尤其是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将显著增加。

第二,新冠肺炎的疫情在继续变化。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全方位的影响,并从两个方面催生了金融风险。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中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非金融企业盈利受到明显影响。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导致企业利润下降,因此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受到很大影响。这无疑会给已经承受巨大债务压力的地方政府雪上加霜,进一步增强与之相关的金融市场的脆弱性。

第三,全球地缘政治冲突愈演愈烈。在全球地缘政治冲突的影响下,国际金融市场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恶化了新兴市场国家的国际收支状况,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一方面,中国金融市场作为全球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球地缘政治冲突中也受到了巨大冲击。中国金融市场的剧烈波动可能加剧中小金融机构的经营风险,成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要导火索;另一方面,全球金融市场风险可能会跨境蔓延。比如,大宗商品价格的快速上涨会给中国带来输入性通胀的风险。

第四,美联储可能会大幅加息并缩表。近期,为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导致的高通胀,美联储启动了持续加息的进程,2022年有可能加息7次。根据国际金融市场的历史,美联储的持续加息往往会导致国际金融市场的持续动荡。并与其他国家叠加全球地缘政治冲突。

际金融市场带来的冲击,美联储加息可能进一步加剧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并且导致新兴市场国家债务可持续性受到影响。此外,资产价格对加息的敏感程度较高,美联储加息可能引发美国和全球金融市场出现动荡,并通过金融风险的跨境传染影响我国金融安全。

三、应对策略

在国内外众多冲击下,我们应该遵循怎样的金融战略来应对系统性金融风险呢?笔者认为,对于内部风险,要遵循“新老划断”的办法,对于外部金融风险,要保持适当资本管制,并且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此外,还要积极制定危机预案。

首先,要遵循“新老划断”的思路处置国内金融风险。一方面,要严控增量金融风险。新增的金融风险可能导致新老风险交叉性感染,从而威胁金融体系的安全稳健运行。要重点关注影子银行、金融科技以及中小金融机构资本缺口等风险。 另一方面,要推动存量风险的有序出清。当前我国金融的存量风险主要来自于金融机构、影子银行的盲目扩张,房地产市场的野蛮发展以及地方债的无序增长等。这些风险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特征,要采用渐进、可控、审慎的手法进行处置。

其次,应该统筹国内国际两盘大棋,保持适当资本管制,以防止短期资本频繁大规模流动带来的影响。一方面,国际经验表明,加速开放的金融体系往往意味着潜在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加剧,因此务必引起高度重视。另一方面,近期国际金融市场的风险也会通过各种渠道威胁我国金融安全。因此,为配合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和防范风险的跨境传染,我国政府应保持适当的资本账户管制,为国内创造相对稳定的金融环境。

再次,要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争夺更多金融话语权。全球地缘政治冲突的持续演进以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霸权不断挥动的“金融制裁”大棒告诉我们,西方掌握有金融权、话语权和货币权等,西强东弱仍然是长期的现实。为了保障我国金融安全,应该主动争取金融国际话语权,力争打破美元霸权。重要抓手之一是积极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尤其是以大宗商品贸易人民币计价结算来推动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更多的大宗商品定价权。

最后,政府还应该积极制定预案以应对潜在危机的爆发。毕竟,金融危机无法完全避免,危机的发生也难以预料。如果等到金融机构爆发风险再临时制定预案的话,既会显得措手不及,又很有可能错过最好的补救时机。相关政策预案需要关注金融危机的范围控制、危机应对预案的针对性和有效性以及如何利用危机带来的压力进行改革三个要点。

(张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潘松李江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5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