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采访]白明:“越南制造”的快速崛起对中国的影响几何?

开隆理财网2022-05-06 09:59

4月7日,越南工人在组装电动车。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刘子湘

记者|刘子湘

今年一季度,越南外贸数据的亮丽表现引发了中国订单被抢走的热议。

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越南货物贸易总额1767.5亿美元,同比增长14.3%;其中,出口总额增长13.4%至891亿美元,进口总额增长15.2%至876.4亿美元。3月份,全国货物贸易总额环比增长38.1%;其中,出口环比增长48.2%,至347.1亿美元,进口环比增长28.7%,至326.6亿美元。

2021年,制造业已占越南国内生产总值的%。越南成为重要的电子产品出口国,电器电子产品超过咖啡、纺织品和大米成为最大的出口产品。三星在越南的近产帮助越南实现了多年来的首次贸易顺差。

作为全球纺织业新的主要目的地之一,第一季度,越南纺织服装出口额达86.8亿美元,同比增长20.3%。该类别的最大出口目的地是美国(同比增长24.2%,至43.6亿美元),其次是欧盟(同比增长31.4%,至8.96亿美元)、日本(同比下降2.9%,至7.71亿美元)和韩国(同比增长6.9%,至7.54亿美元)。

与此同时,其他具有一定技术含量的制造业也大幅增加。第一季度,越南四大出口商品类别为:电话、手机及其零配件;计算机、电子产品及其零部件;机器、设备、工具和仪器;纺织品和服装。

与该地区其他发展中市场相比,越南正在成为低成本制造和采购领域的领导者。世界银行最新报告预测,越南有望成为RCEP成员国中收入和贸易额增长最快的国家。

“越南制造”正在迅速崛起。如何看待这种产业转移的趋势?从进出口产品结构来看,中国和越南的贸易竞争关系是怎样的?向越南的产业转移对中国中西部发展意味着什么?针对这些问题,界面新闻采访了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

以下为采访实录,编辑整理。

新闻:越南近年来经历了怎样的外贸发展历程?

白明:越南的对外贸易发展很快。总的来说,相当于中国入世后的时期,但还没有达到当时中国的增长速度。有一种舆论认为越南已经超过了深圳,但我觉得没有可比性,因为深圳只是中国的一个外贸大市场,而越南是一个国家。

2008年金融危机后,许多经济体受到影响。当时越南处于发展初期,但整体上还没有发展起来。所以金融危机并没有对其产生特别明显的影响。现在越南对外贸易规模增加了,差不多占我们的九分之一(注:2021年中国对外贸易总额是6万亿美元,越南对外贸易总额是0.66万亿美元),所以现在会看到一定的影响。

2018年中美贸易摩擦后,中国产品特别是纺织品和服装在美国市场的比例下降,几乎与此同时,越南产品在美国的比例上升。在纺织产品方面,以前我们说的是“中国制造”,现在越来越多的是“越南制造”。

产业链的国际分工有四个阶段。第一个是我们进不了产业链,第二个是我们进了低端产业链,第三个是我们挤进了高端产业链,第四个是我们追求的产业链主导权。

中国现在是第三阶段,要追求第四阶段。越南刚刚挤进来,做了简单组装。

新闻:从进出口产品的具体结构来看,越南和中国现在是竞争关系吗?

白明:事实上,有些行业是既竞争又互补的。例如,服装

此外,还有产业链的延伸和合作关系。比如越南生产下游的手机配件,但上游的芯片和工程师还是中国人。越南组装后卖回中国。于是中国“先卖后买”,越南“先买后卖”,这就是垂直的产业内贸易。

新闻:但是从中国内部来说,我们正在推动产业链从东部向中西部转移。越南的崛起对中西部意味着什么?

白明:确实存在竞争关系。事实上,我们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产业位于中西部的Xi、重庆和成都等城市。其中一些产业也转移到了越南和印度等国家。

新闻:中西部地区应该如何与越南竞争?

白明:我认为应该放错地方。中西部要在全国的产业链中找到合适的发展定位,一方面要结合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另一方面要结合中欧班列,以及国内统一市场,这样才能在双循环中找到定位。

中部地区这几年发展很快,比如河南,湖南,湖北,安徽。现在无论从外贸还是招商引资来看,中部的发展势头都是比较好的。东部要向更高层次转移,其劳动密集型产业要“腾笼换鸟”,向中部转移。

其实中西部地区也有比较发达的产业,比如西部的Xi安、渝、成的电子产业,中部的安徽的太阳能产业,湖南的工程机械,武汉的钢铁产业。

如果说服装之类的行业,恐怕中西部还是比不上越南。但我们都有自己的长处,有些是可以争论的,所以我们必须先开始。如果你想和越南竞争,你应该专注于一个

定技术含量的方面,比如手机组装。在这方面,郑州、重庆不比越南差。这种情况下,如果争一争,订单可能就跑我们这边来了。

界面新闻:目前看,向越南的产业转移大概是一种什么程度?

白明:确实很快,特别是纺织品,但是因为新冠疫情曾经延迟过一段时间。实际上疫情之前,中国就有一些产业转向越南,主要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链比较短的企业居多。其中既有外资企业,也有国内企业。

不过,目前来说还是订单的转移。因为产业转移一般比较慎重,它的沉没成本比较大。

中国肯定是丢了一些生意,但我们同时也通过产业转移,利用当地的劳动力资源重新获得竞争力。有些订单虽然是越南做的,但是钱还是被中国老板赚了。

但是最赚钱的往往既不是中国也不是越南,而是产业链运营者,比如三星、苹果公司。上游、下游均在产业链运营者手下。中国、越南甚至日本都是产业链运营者布局里的一个棋子。

谁都想在产业链中做高附加值、高技术的,越南也想做,但他还没到这个阶段。我们正往这阶段努力,但这个过程注定不容易,因为主导权现在还是攥在欧美国家手中。

以纺织品来说,订单转移出去的同时也会带动面料的出口。越南做服装的很多面料是需要从中国进口的。有一些企业,比如三星转到越南去了,但是手机是很长的产业链,涉及到的零部件很多,不可能全都在越南完成。另外,即便它想转出去恐怕也不行,因为在越南没有规模经济。所以虽然一些产业转出去了,但是绝大多数产业链的长度还留在中国。

但是时间长了,是不是他自己也想生产面料?也不排除这样的产业转出去。不过,越南这样的国家相对比较小,不像中国能够容纳这么多的配套产业。

界面新闻:这些产业转移到越南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白明:最主要一个原因是越南的劳动力成本低(注:越南的劳动力成本约为时薪美元,为中国的50%,泰国和菲律宾的约40%)。

越南的人口结构比较年轻,人力资源丰富。另外,这些产业的技术要求不是特别高,实际上就是加工贸易。

另一个原因是,越南这些年加入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又签署了越南-欧盟自贸协定,它的自贸伙伴的覆盖率超过中国。

除了劳动力成本这样的经济因素,另外也有跨国公司在战略层面的考虑。

比如,日本的“中国+1”政策,凡是在中国有产业的,必须得在其他国家设一个,它不想过度依赖中国。再比如,美国促使高端制造业回归本国,或者搬离中国。这种地缘政治因素为越南带来了有利条件。

界面新闻:该如何客观地看待这种转移趋势?

白明:首先,这是国际产业分工发展的一个规律。现在中国已经发展到劳动力成本较高的阶段,在低端产品方面,越来越没有竞争力。中国要生产和出口一些附加值更高的产品。

当初韩国、中国台湾这些亚洲“四小龙”也都为别人做过代工。在越南这个问题上,你也可以类比想一下,当初韩国、日本的产业为什么转来中国?对日韩来说,是算好事还是坏事?

向越南的产业转移对我们确实有冲击,但是力度不是特别大。因为越南的体量不大,它只能冲击一部分低端的劳动密集型产品,而这种产品本身也不怎么赚钱。

另外,虽然越南受益于地缘政治因素,但是从价值观贸易的角度来看,我认为这种“渔翁得利”是暂时的。

界面新闻:越南想要发展成“世界工厂”,面临哪些挑战?

白明:一个挑战是基础产业薄弱。越南的基础产业没有形成一个制造业体系,是碎片化的产业。比如外资进来想缝衣服了,它就开个服装厂,需要加工手机了,它就开个手机组装厂,但这些都是碎片化的。如果别国卡住它的进口渠道,越南本地无法解决供应问题。

其实很多在越南投资的企业往往是充当“二传手”的角色,他们从中国进口原材料在越南加工,但是越南的加工能力受制于较短的产业链,所以有些产业在越南未必能够发展起来。

再以服装为例,越南的很多面料是从中国进口的,但如果进口超过了一定比例,它加工出来的产品就不被认定为越南产品,而认定是中国产品拆装,原产地就不能算越南。在这方面,我们中国的企业也要注意考虑原产地的问题。

还有一个挑战是越南的劳动力成本上升也很快。另外一点是,虽然越南现在与欧美关系比较好,但未来也可能面临来自美国的打压。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