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不找工作就去创业:有的人一年站稳脚跟 有的人半年就放弃

开隆理财网2022-05-05 09:59

沈然彩镜原创

作者|王敏

“一开始没打算创业,现在工作耽误了,逼着我给自己打工。”

去年底从大互联网公司离职后,成成从春节开始找工作已经两个多月了,对手的offer并不满意,于是打起了再次创业的主意。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互联网行业的人员优化从大头厂蔓延到独角兽企业,影响的不仅仅是基层员工,还有很多带团队的中高层员工。连名字都从裁员变成了“毕业”,再变成了“顶替”。

互联网行业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很多离开大厂的人,突然发现很难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或者说很难在职场上找到新的定位,于是就有了“创业”“不如自己创业”的想法。

程还在规划阶段,已经有人付诸实践了。

这一年多来,一提到创业,外界的建议都是“三思而后行”,尤其是涉及到实体行业,认为“受疫情影响,成功的可能性低”。最终选择走这条路的人都没有被劝阻。有的人想从零开始,在自己能力范围内做点小生意,实现“开源”后再慢慢扩张;还有人认为既然创业,就要努力做大,组建团队,开公司,获得融资。当然,他们的结果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在面临职业生涯的转折点时,创业会成为这些人眼中的“最优解”?离开大厂或独角兽企业后给自己打工可行吗?在现在的市场环境下,那些有勇气创业的人选择了哪个方向?应该做怎样的心理预期?

38岁的唐冶整个三月都在关注这个项目,他现在决定为自己工作。

她去年年底离开了大厂。“业务线一直在变,我当时的状态就是每天几乎没事干。”唐冶也知道自己离下岗不远了,于是主动辞职,投简历去面试。

在寻找机会四个多月后,唐冶收到了几份工作邀请,主要来自中小型公司,他们的级别和薪水都在上升。但是,她觉得没有一个适合她的。因为孩子不到一岁,自己跳槽,首先考虑的不是升职加薪,而是工作和生活的平衡。这些中小公司“离家太远”,可想而知,入职后是新一轮密集工作的开始。

为了照顾家人,唐冶最终主动降低了工资,接受了一份杂志的工作。但是工作不到一周,因为难以适应从互联网到传统行业的节奏变化,我就离开了。

离开这份工作后,唐冶放弃了去工作的想法,开始关注创业项目。

杭州的紫米也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有了创业的想法。2017年大学毕业后,她一直从事技术岗位,但因为对写代码这份工作实在提不起兴趣,每天的工作都很痛苦。去年年底,她离开了一家独角兽公司。

离开公司后,米子想向产品方向转型,但由于缺乏技术岗位以外的经验,她不得不在上海投资。过了一段时间,她发现发给她的面试邀请大多是销售岗位。

来源/视觉中国

“我不适合这样的职位。我这几年的经验完全没用。还不如给自己打工。”改变主意后,米子继续投简历,目的是把面试当成一次学习机会。

在曾经教书育人的朱珊,创业的时间更早。在“双降”的影响下,去年8月离职。当时他打算创业,但被家人朋友劝说“热潮已过,不考虑创业了”。

在另一家职业教育公司工作了一个多月后,朱珊真的不喜欢这份新工作,安

同样受到“双降”政策影响的,还有赵越。2015年,我大学毕业,进入旅游行业。2020年,我遭遇了一场流行病。“行业受到冲击,我不得不转行”。然后她进入了当时最前沿的在线教育行业,进了一家大厂做运营。工作一年后,她遇到了政策变化,整个业务线都被裁撤了。

经历过两次产业变革浪潮的赵得出的结论是“靠平台不是长久之计”,“为自己打工不如为别人打工”。照做就是了,她走了之后,就开始找方向。

刘玉也决定在离开大工厂的那一刻开始创业。2021年大学毕业后,刘玉作为一名学校新兵进入了大厂。她以为自己找到了一份体面的工作,但没想到来了意想不到的事。试用期还没结束,她就被HR通知调到外地了。刘玉当时问HR有没有其他选择,同时打出“感情牌”,称自己“必须留在当地照顾父母”。HR只回复了两个字,“没有”。

“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离开我的工作岗位。接下来,还不如给自己打工。”刘玉决定创业后,她攒了几个月的积蓄。今年3月,她主动离开了大厂。

创业的第一步是先选好项目,确定方向,具体怎么做,做到勤俭节约。

在这些创业的人中,有人选择了零成本投资。他们靠自己的实力起家,后来慢慢做大生意。

离开大厂后,刘玉通过社交平台等各种可获取的资源联系了大量创业前辈,询问“如何创业”。同时,她开始尝试一些小项目。第一,她自己开了一个电商店铺,创收,靠自己。

的业务能力,技术入股了一家创业公司,通过提供运营咨询拿分红。

这两份工作刘瑜都没有投入太多钱,都是靠自己一个人慢慢推进走上正轨的。如今,带来的收入能覆盖日常开支,她才开始做自己的事业,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媒体账号运营等新项目上。

赵玥玥离职之后,在方向选择上没走什么弯路,很快进入了一个运营圈子边学边摸索,准备个体创业。她的主要工作是做“运营咨询陪跑”,为C端用户提供咨询,另外,她还接了几个知识IP训练营的运营工作。在资金投入不多的情况下,运营8个月后,赵玥玥的月收入已经恢复到了上班时的70%左右,“算是站稳了脚跟”。

她的计划是,等今年上半年打造出几个成功的客户案例后,下半年推出自己的个人课程产品,预计到时候的收入会继续增长。

来源 / pexels

叶棠就没这么顺利了,求职之路不如意,在找创业项目上也费了一些周折。春节后的一个多月里,在身边同学、朋友的推荐下,叶棠密集地了解了十多个项目,儿童绘本、茶叶、中医相关的,只要感兴趣的她都去看。

筛选了一轮后,叶棠最后投资了3.6万元,加盟了一个亲子阅读项目,和线下商家谈好品牌入驻,引导家长购买在线课程或是借阅卡,以此获得收益。短期内,叶棠打算把精力都放在这个项目上,但什么时候才能回本、赚钱,她还不知道。

有人想慢慢靠自己从0起步,或是低成本创业,也有人抱着快速做大做强的想法,寻找合伙人、搭建团队。

紫米把创业项目锁定在跨境电商领域,一边寻找合伙人,一边学习行业相关知识,走向了创业早期的第一步。

朱山在教育行业有多年经验,决定创业后,他和合伙人共同投资成立了公司,打算推出一套适合学前阶段的产品,以To B的形式输送到幼儿园等学前机构,有成功案例之后,一面融资,一面快速起量,但事情并未按照预想发展,创业不到半年就已夭折。

不管创业进展如何,从给老板打工转变为给自己打工后,他们的心态都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

与以往能依托大厂光环去找合作、找资源不同,他们都体会到,独自创业接项目后,更考验个人魅力和个人能力,从以前只负责一块业务,到现在要面面俱到、当“全能手”。“以前有公司兜底,有团队配合,但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只能靠自己完成。”赵玥玥说道。

即便只是一门小生意,要承担的压力,也远远大于上班打工,更谈不上工作和生活分开了,随时随地都要留意听到、看到的每件事,思考这些信息对项目有没有用。

众享空间,是一个能观察创业行情的地方。去年离开大厂的创业者张嵘很明显感觉到,今年以来,办公室所在的众享空间,工位基本都坐满了,而去年大多都是空置状态。

据他观察,同一个众享空间里,创业者挑选的方向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和原来的工作相关,比如技术相关的人,出来针对一个细分的场景进行产品研发,另一类是,短期内能出现金流的行业,比如在抖音、小红书这些流量平台里挖机会。而后一类随着入场者暴增,竞争越来越激烈。

张嵘算是创业老兵了。他2014年第一次出来创业时的感受是,只要有产品、有数据,很快就能融到钱。现在行情大不相同了,哪怕公司已经盈利,融资也很难,所以,今年大多数创业者的心态是,先养活团队。

“在这个时代再创业,不可能和上一个十年那样,有概念就能拉融资、做产品、求上市”,独立运营顾问小马鱼对深燃提到,2018年时,前来咨询的人大多数是问“如何进大厂”,而自去年年中以来,来咨询的大多是“如何开启新事业”,而且咨询量翻倍。

据小马鱼观察,近两年,从大厂离职的人,更倾向于选择和尝试以下三个创业方向:第一种是知识IP打造,通过做咨询、课程、书籍的方式进行输出和变现;第二种是个人教练,给C端用户提供陪伴式的成长,帮助年轻人调节心态,寻找适合的发展方向;第三种是将爱好、兴趣做成小生意,比如开特色咖啡馆、画室等。“用自己的爱好创业,哪怕失败,和用两三年时间追逐一个看似火热的风口而失败相比,经历和感受完全不一样。”

在她看来,在当前形势下创业,实体经济因为受疫情影响不确定性因素太多,一旦加码投资,很可能血本无归。相较于开一家大公司,先能够跑通一个小项目,反而是选择方向时首要考虑的。

来源 / pexels

小马鱼建议,一旦决定创业,收入可能不稳定,要控制好物质欲望,至少要提前准备一年到两年的生活费。一个项目如果必须要有投资人投钱或者烧钱才能维持的话,比如要做大开发、搭建基础设施的项目,最好谨慎尝试。“现阶段创业,要做好心理准备,即便没有融资,项目也要能自己跑得很好”,而且要善于利用现有的平台资源。

据她观察,女性创业者在这方面更擅长一些。“很多男性面对社交媒体时,不太能放得开,在社交媒体兴起的风口上,享受到的红利较少。”

她提到,大多数男性创业者的创业理念,更受上一代创业者的影响,要做产品、融资、烧钱、上市,“他们往往都是野心勃勃的来,但现实远比想象残酷”。而女性因为要兼顾家庭,反而欲望没那么大,从小而美做起,因为切入点足够尖,对目标群体的洞察足够深、足够聚焦,更容易立足。

创业意味着风险,每个创业者都要做好心理预期。

赵玥玥和刘瑜零成本起步,稳扎稳打,只要收入在涨就已经很满足了。而紫米还抱有“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心态,即便现在已经轻微负债,也还想靠着创业赚大钱。

叶棠虽然没有太大的野心,但也希望在宝宝上幼儿园之前的这两年,能够在事业上有一定积累,哪怕不赚钱,至少也要找准方向,为之后的全心投入打下基础。“过于急功近利,往往会在意料不到的地方停滞不前。”

当有人雄心勃勃走上创业路时,朱山今年4月初重新回到职场上班。

“融资难,出行难,业务开展难”,创业五个月,他遇到了无数难题,也渐渐明白,拿融资、抢市场、搞数据,不适配当前的市场环境,能自我造血盈利,才能熬过寒冬。他以往在公司当高管,习惯了调动资源,高薪招聘人才,指挥团队作战。而创业公司,每天考虑的不是怎么发展,而是现金流还能撑多久。

最重要的是,创业者要有足够强大的心力,能应对各方压力。朱山强烈感受到,疫情之下,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增多,对创业者的要求和考验也在增多,这时候,更考验创业者的承受能力,而不是判断趋势的能力和成事的经验方法,“一般人很难坚持下来”。

*题图来源于《中国合伙人》。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程城、叶棠、刘瑜、赵玥玥、紫米、张嵘、朱山均为化名。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