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mygym 从明星品牌到“过街老鼠”

开隆理财网2022-04-25 10:01

来源:东方IC

Mygym再次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

2021财年业绩下滑,一季度亏损,大股东宣布减持。与此同时,有媒体报道称,mygym的——名学生,只卖出了三节课,却只要求退一半,退款期限长达一年。

之前投了33亿投入学前教育,为什么现在深陷泥潭?

净亏损收窄靠“画饼”?

基本面上,mygym 2021年全年营收为3.3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56亿元下降5.61%。

Mygym的亏损在2021年大幅收窄。年内共录得亏损5245.49万元,同比减少90.11%;净亏损1.9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4.78亿元收窄59.29%。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亏损6.05亿元,同比增长14.85%。

到今年一季度,mygym的亏损仍在继续,预计录得900-1200万元的净亏损,由盈转亏;预计扣非后净利润为900-1200万元,去年同期为盈利700.76万元。

不仅如此,mygym一季度营收为4000-5000万元,同比下降37.57%-50.06%;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无商业实质的收入后,mygym的营收为4000-5000万元,去年同期为7343.85万元,下滑明显。

美吉姆表示,业绩变动的主要原因是2022年第一季度,中国部分地区出现反复疫点,相应地区部分美吉姆早教门店临时暂停线下教学,导致营业收入下降。同时,由于凯德教育已被出售,本报告期合并范围不再包括北京凯德教育,也导致业绩发生变化。

对于2021年亏损大幅收窄,美吉姆表示主要是三方面原因,均与之前收购大连美吉姆和北京凯德教育相关的交易有关。

其中,为优化产业结构,降低公司合规风险,促进公司高质量发展,2021年美吉姆处置北京凯德教育咨询有限公司100%股权,相关损益金额为-4639万元。

事实上,2021年12月,当mygym宣布拟将凯德教育100%股权转让给湖州唐雯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时,就已经引起了广泛的讨论和质疑。毕竟这一次,聚德教育的总股权价格只有1500万元而已,时间又拨回到2017年2月。三磊股份收购聚德教育的时候,投了3亿自有资金,很难不提出质疑。

Mygym的前身是大连三磊股份有限公司,早年主要从事五轴高端数控机床等塑料管材和重型机械的成套制造设备。由于宏观环境和行业原因,2015年、2016年三基股份业绩持续下滑,原实控人余造型父子开始抛售股份“自救”。2016年11月,他们以40.65元/股的价格将三基地持有的13.12%股份转让给珠海荣成,并将另外15.88%股份对应的投票权委托给珠海荣成,珠海荣成最终拥有三基地股份29%的投票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珠海荣成是中植七星的公司,背后的实权人物是中植集团创始人解志坤。为了淡化企业的金融色彩,规避国家对资产管理公司的严格监管,解志坤开始在各个产业领域进行布局。3亿元收购当时处于青年学生语言培训赛道最前沿的凯德教育,也使其成功进入教育领域。

有着雄厚的资本背景,遇上高风险的教育赛道,真的成就了一个传奇。2018年11月,mygym的前身三垒股份豪掷33亿元,以分期和贷款的方式拿下幼教行业红极一时的美吉姆。这一举动在当年轰动一时,也确实如此

但2020年,受疫情等因素影响,天津美吉姆净利润9694.33万元,未完成对赌目标。因此,mygym对天津美吉姆计提商誉减值准备3.92亿元。

而且,mygym表示,考虑到疫情因素,他将赌博协议的年限从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改为2018年、2019年和2021年。并提高了赌博协议的金额。承诺的2021年净利润为3.01亿元,比此前签订的2020年承诺净利润2.9亿元多出1100万元。

另一方面,根据计划,mygym将分五期支付收购资金,每期金额分别为6.6亿元、10.4亿元、4亿元、4亿元和8亿元,最后一期付款在2019年12月31日前。然而,在mygym向上述5名股东支付了第一笔6.6亿元股权转让款后,后续的分期付款并未支付

履诺。截至2019年末,尚未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就高达12.71亿元。截至目前,双方对于这笔巨额交易对价的纠纷仍在继续。

而在2021年度业绩快报中,美吉姆便已预计可收回的业绩补偿计入当期损益。美吉姆表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天津美杰姆业绩承诺期满,根据公司财务部出具的说明,天津美杰姆未完成承诺业绩,触发相关业绩补偿条款。本期财报中,美吉姆将预计可收回的业绩补偿计入当期损益,预计金额6.49亿元。

但其也表示,最终业绩补偿金额以审计机构确认的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业绩承诺实现情况及业绩补偿方案为准。

同时,在本次业绩快报中,美吉姆也表示在年末对出现减值迹象的子公司进行商誉及无形资产减值约7.5亿元,而原因是2018年重大资产重组标的天津美杰姆利润不达预期,预计其经营业绩短期内难以完全恢复,但有中小股东在公开平台质疑其计提资产减值的合理性。

股价“上天入地”,大股东持续减持

虽然业绩挣扎,收购后深陷泥潭,美吉姆却是今年以来A股为数不多股价上涨的股票。

1月28日,美吉姆股价开始上涨,并于春节后第二个交易日正式开启了“暴涨模式”。1月29日,该公司预告2021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后,美吉姆股价却涨势迅猛,在之后的14个交易日内收获10个涨停板,股价翻倍。

种种异常的表现,美吉姆引起了监管部门的关注。在给深交所的回函中,美吉姆坚称“公司基本面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前未发生重大变化”。

随着两会期间消息面带来的“三胎”及“婴童概念”板块大涨,美吉姆股价继续上扬。3月7日,美吉姆再度站上涨停板并登上龙虎榜,当日报收8.27元/股,涨幅9.97%,成交额10.31亿元。3月8日,美吉姆股价一度飙升至9.1元/股,距离开年最低价3.55元/股,上涨近156%。

在此期间,公司股东却在不断减持。1月19日,公司第二大股东俞建模抛出了2460万股。

2月17日至3月2日期间,俞建模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方式共减持822.20万股,减持均价为7.03元/股,合计套现约5780.07万元。

3月4日,第四大股东张源及其一致行动人俞建模、俞洋将以大宗交易方式,在后续三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63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1.98%,当时的减持均价未披露。

4月2日,美吉姆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第二大股东俞建模发来的《关于减持计划实施进展的告知函》,其减持计划时间已过半。

伴随着股东的持续减持,美吉姆股价不断下跌,目前股价已回落至4元左右。

实际上,美吉姆股东俞建模已经不止一次减持。2021年底,有媒体报道统计,自2016年起,俞建模通过减持套现共计9.62亿元,其子俞洋共计减持套现1.34亿元。作为这家企业的原实控人家族,俞氏父子已累计套现超10亿元。

退费难投诉不断,“上一节课也只能退一半”?

与股价和业绩波动相似的是日常经营的乱象不断。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武汉江宸天街美吉姆早教中心退费难的问题。据报道,消费者在武汉江宸天街美吉姆早教中心报了早教课程,报名费花了22588元,共96个课时,再加上一些赠送课时,共计100多个课时。后因孩子不适应,在总计签到了3个课时之后,决定退款退课。

然而美吉姆早教中心的销售对媒体表示:因为消费者要求全额退款,所以走的是特殊渠道,需报给总部,退款周期约12个月。“如果按合同执行,正常退款流程只能退一半,退款周期约三、四个月,但对方不答应,所以走的是特殊渠道。”

该销售更是表示,“合同就是这样规定的,只要上的课时低于三分之一,哪怕上一节课,也是退一半。”

而蓝鲸教育发现,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有美吉姆相同校区的退费投诉。有网友投诉:其于2021年2月21日在武汉菱角湖万达美吉姆缴纳了30088元早教费,该店于2021年8月搬至江辰天街,由于距离家远上课不方便,在2021年12月申请退费,上交退费申请金额19784元。缴费时告知如有退费25个工作日到账,填写退费申请时又说排队退费,原因是每个月有退费额度,只能处理3-4人退款,还有四十多人排队。“排队退费并没有合同依据,本人拒绝排队等待,四个多月过去了商家没有联系我有关任何退款处理。”

根据黑猫投诉平台数据统计,近30天内,关于美吉姆国际早教的投诉量达17起。其中,消费者投诉退费难的门店不仅包括武汉江宸天街美吉姆早教中心,还包括珠海美吉姆华发世纪城店、南通万象城美吉姆早教中心、武汉美吉姆沌口经济开发区永旺校区、黑龙江哈尔滨美吉姆银泰店、美吉姆早教中心乌鲁木齐时代广场店等等全国各地多家店铺,投诉事项均为退费难,投诉金额少则1万元,多则两三万元。

有分析指出,出现早教机构退费难的问题,主要由于目前针对学前教育的培训,在课时、预收费、退款等方面,没有像K12教育等出台相关明文规定,因此早教机构普遍都是预收超长课时费用,动辄超100课时,这也直接导致了消费者退费难问题频发。

也有行业专家指出,目前对于早教托育等学龄前教育机构并未明确管辖部门,“游离在教育管理机制之外的早教培训机构,多以教育咨询机构名义登记注册,并在取得营业执照后再变相进行教育培训,造成监管缺位的窘况”。

无论如何,从风光无限的全国连锁早教品牌、“早教第一股”,沦落到如今亏损不断、股东减持套现、用户投诉频频的“反面典型”,实在令人唏嘘。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50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