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开隆理财网

张庭TST集团内幕:洪涛5年分红4.2亿 要求紧急退股.

开隆理财网2022-04-21 10:02

来源:同道财经:听八方

笼罩在密云的“MLM”张庭集团,再次爆出内幕。据权威人士透露,洪涛在5年内从张庭夫妇经营的达威公司支付了4.2亿的股息。其中最近三年分红2.6亿是达维在传销阶段的分红。在TST被市场监管部门关注的关键时刻,洪涛要求从MLM公司退股。

据悉,洪涛三年分红明细为:2018年2800万元,2019年1.81亿元,2020年5900万元。部分分红由洪涛全资拥有的“北京莫斯特陶然服装有限公司”转入中国建设银行账户。

据Sky Survey报道,洪涛是上海达维的董事,持有约1.93%的股份。此外,他还通过北京陶然服装公司持有达威公司约4.7%的股份。

陶然投资了四家公司,除了达尔威公司,他投资的上海涛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其他三家公司也与张庭夫妇有关。

在与“著名女演员”和“MLM”联系在一起之前,洪涛的理想工作是当一名会计。

我有这个想法的那一年是1993年,那一年是洪涛进入北京花样游泳队的第10年。

在此之前,她的人生轨迹非常清晰:生在无锡,长在北京。她的父亲是高级工程师,母亲是图书管理员。11岁时,她加入了北京花样游泳队,从此开始了她长达10年的“水中生活”。

当时,北京花样游泳队设在北京陶然亭游泳场。

1993年,初出茅庐的姜文打算拍他的第一部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本片中的女一号米兰需要会游泳,于是姜文开始四处选角活动。

结果,女一号没有找到,但女二号“于蓓蓓”洪涛却找到了。

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洪涛

那时,洪涛已经赢得了全运会冠军,正打算退役。因此,洪涛以“于蓓蓓”的身份正式开始了她的演艺生涯。

此后,洪涛拍摄了电影《黑眼睛》、电视剧《春光灿烂猪八戒》和其他节目。

电影《黑眼睛》中的洪涛

《春光灿烂猪八戒》之后,洪涛拍摄《空镜子》,出演“孙艳”一角,吴江在剧中饰演“潘”一角。

凭借《空镜子》,洪涛获得了金鸡奖和金鹰奖最佳女主角。继“双影女王”之后,她又成了“双影女王”。

随后,洪涛与许宗衡、黄波主演了电影《疯狂的石头》,自此许宗衡逐渐确立了在中国电影界的地位。

另一方面,洪涛正慢慢离开演艺圈,成为一名“投机者”。直到被娱乐圈最好的朋友张庭拖累。

此前有媒体称,张庭夫妇公司名下96套房屋被查封,价值17亿元。对此,张庭公司TST法院秘密发来律师函,公司接受并配合相关部门的法律调查。

TST邮轮活动,图片来源:TST官网

上海达维贸易有限公司是TST庭秘的主体。“TST庭秘”总部位于江瑶路28号,是上海正在崛起的“前滩”板块,紧邻黄浦江,属于“江景房”。

这座位于黄浦江畔的办公楼,也是TST法院密探曾在视频平台上“炫耀”过的总部大楼。林瑞阳曾说,“整个前滩只有两栋楼卖了,其中一栋卖给了我们TST。”

在张庭,这对夫妇“TST宫廷秘闻”

密”发达之前,它们的总部办公区,位于上海青浦区蟠龙路和沪青平公路的交界处,是一座毫不起眼的二层小楼,在小楼的对面,是大名鼎鼎的箱包品牌“外交官”的代工厂。

这个代工厂在去年底的时候关了门,不只迁往何方,如今,张庭林瑞阳夫在青浦的TST大本营,也是铁门紧闭,于对面关闭的代工厂寂寞相望。

TST庭秘密青浦总部 同道财经摄

张庭夫妇打造的TST庭秘密青浦总部 同道财经摄

从TST庭秘密企业总部穿过沪青平公路,有一家酒店,叫上海虹桥美利亚酒店,这家酒店是张庭的御用酒店,往年来自全国各地的代理商到上海来参加活动,大多住在这个酒店。

我曾在这家酒店遇到过好多TST代理商,她们大多年纪轻轻,略有点姿色,往往是一边走路一边三五成群,拿个自拍杆直播带货,或者是在酒店花园里搞个简易支架做直播……

张庭事发之后,这家酒店悄悄地更换了酒店名称,由“上海虹桥美利亚酒店”,改名为“上海夏亚酒店”。

沿着酒店外面的“乡村公路”向东约几百米,有一片别墅区,这里是张庭夫妇在上海的住所之一。

我曾在该别墅的门口邂逅过不少影视明星。以前,我一直不明白这个小区门口为什么总是停满了各种汽车,司机要么是坐在车里刷手机,要么在下车在路边抽烟,后来知道了,这些人都是明星们的小跟班……

据TST官方资料,TST,全称为TIN’SECRET,由林瑞阳张庭于2013年创立,以化妆品、护肤品为主打品类。

通过该平台,TST声称,7年多帮助1246万人实现就业,辅导逾3300人成立创业公司,覆盖消费人群1亿。

据了解,达尔威2014年开始做微商,通过0投资、O囤货、0成本,公司一件产品也包邮的新微商模式,售卖面膜、乳霜产品。

后来,产品类别进一步扩充为:活酵母、新生面膜乳、TST酵母囧膜、修护冻膜、TST靓肤水嫩保湿水、苹果肌面膜等。

据知情者透露,TST在名义上是以微商的形式销售产品,但实际上是采取多层级销售代理模式,与差额提成的奖励模式,级别越高奖励越多,代理可以发展下线,组建团队,存在一定事实上的类传销式营销架构。

事实上,达尔威也并不在商务部备案的直销行业管理企业名单之内。张庭夫妇也涉嫌通过电商、直播等手段,对事实上存在的“传销式”经营活动,用创新的直播形式进行伪装。

2021年12月29日上午,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反不正当竞争科工作人员表示,该传销组织发展的会员,即参与传销的人员在裕华区,这个传销组织具有跨度时间长、涉及人员多、涉案资金大三大特点,时间是从2013年开始。该工作人员称,今年6月份就已经对此事立案调查,“具体人数不便透露,涉案金额我只能告诉你他涉案金额比较巨大。”

该工作人员介绍,目前此案已进入财务审计阶段,由有资质的审计公司对涉案金额和违法所得进行审计并得出相应数据,下一步要该局将以审计数据为准对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进行处罚。

据了解,虽然TST在部分城市的线下商场开设有专柜、品牌店等,但其分销渠道主要还是依靠“庭秘密”APP和微商。

从TST官方公众号披露的信息来看,2018年,其冠军代理商销售额高达6000万元,其中,前十名头部代理商贡献了近3亿元的销售。

2018年,达尔威被曝出“纳税21亿元”,是该年度上海市青浦区的纳税第一大户。TST由此被尊之为“中国第一微商”。而当年,全球知名日化企业宝洁,才纳税20亿元,欧莱雅纳税15亿元。

由税收情况来测算,TST的实际营业额已经超百亿元。火起来的张庭夫妇,以微商教主的派头,时常包邮轮游韩国、日本,还在不同的地方购入写字楼、别墅等。

@TST搭乘皇家量子号邮轮游日本熊本县 图片来源:TST官网

作为演员出身的张庭,虽然离开了演艺圈,但她在生意场上“演戏”的功力却没有削弱,反而演技大涨。

通过“我很高级,加入我,你会变得很有钱,很幸福”地持续洗脑, 他们能把一些普普通通的化妆品包装成绝无仅有的“高级货”,请了徐峥、曹格夫妇,林志玲等明星站台,不少明星也都在社交网络上晒过自己使用“TST庭秘密”面膜的照片。

为吸引人加入,张庭夫妇到处宣称自己“很有钱”,比如,参加综艺节目她告诉观众“第一次来我家的人都会迷路”;宣称多少人靠TST代理“一夜暴富”。

张庭还愿意对外分享一些甜蜜的生活细节,让自己的幸福听起来更有血有肉。

在《为她而战》的综艺中,张庭形容林瑞阳多宠自己的时候说,“恋爱的时候,到结婚以后没有小孩之前,到了家里,我脚不落地”,如果晚上要上厕所,她会推醒林瑞阳,对方就会背着她去。

或许是受到这种气氛的感召,一批又一批代理商前仆后继,纷纷想通过“代理”成为下一个张庭。直到真相浮出水面,幻影破灭。

靠沙子垒起来的海市蜃楼终归于幻灭。

正如林黛玉口中的经典:“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曾经,万人敬仰的马爸爸,黯然走下神坛;挥斥方遒的海航董事长陈峰,已经破产……

人生无常,生死转头空。

圈人头垒起来的财富帝国,必将被愤怒的人头給毁灭!

2022,传销猪八戒,春光不再有!返回开隆理财网,查看更多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开隆理财网
本文地址:https://www.hbkailong.com/caijingzixun/4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