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理财投资平台软件

地方国企接盘、第一大股东生变 盛京银行如何摆脱“阴霾”

理财投资平台软件 2021-10-02 13:20

继8月中旬增持之后,沈阳国资委再度“出手”连续增持盛京银行股份。9月29日,盛京银行在港交所披露公告显示,沈阳国资委附属公司沈阳盛京金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京金控”)出资99.93亿元受让该行第一大股东恒大集团(南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南昌”)所持盛京银行19.93%股权。受让完成后,沈阳市属国有企业将一跃成为盛京银行第一大股东,在地方国资的增持下,盛京银行的经营水平、抗风险能力能否得到进一步提升值得市场关注。

图片来源:盛京银行公告

盛京金控将成第一大股东

盛京银行迎来重要股权变更,9月29日,盛京银行发布公告宣布,该行近日收到盛京金控与恒大南昌的股份转让相关文件。盛京金控出资约99.93亿元受让该行第一大股东恒大南昌所持盛京银行约17.53亿股内资股股份,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9.93%。

上述股份转让完成后,盛京金控将持有盛京银行约18.29亿股内资股股份,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20.79%,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沈阳市国有股份合计占有盛京银行已发行总股份的比例为29.54%,恒大南昌持有该行约12.82亿股内资股股份,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4.57%。

公开资料显示,此次股权接盘方盛京金控是沈阳国资委附属公司,盛京金控现注册资本160亿元,主要从事产业投资、资本经营、资产管理等业务。从股权结构来看,该公司由沈阳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持股58.33456%、沈阳市财政局持股30.3788%、沈阳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6.25%、辽宁省财政厅持股5.03664%。

这并非沈阳国资委今年以来首次增持盛京银行,8月17日,盛京银行曾发布公告表示,沈阳市政府通过市属国资企业受让恒大南昌持有的部分盛京银行股份,国有持股占比实现增加。根据公告内容,沈阳市国资委附属公司东北制药集团、盛京金控以每股6元人民币分别受让恒大南昌持有该行约1.38亿股及约2883.33万股内资股股份,分别占该行已发行总股份的1.57%及0.33%,约合人民币10亿元。

作为地方经济发展的“稳定器”和“压舱石”,国有企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此次国资接盘后,会让盛京银行的经营更加稳定,国资经营稳健具有稳定器的作用,将给盛京银行带来稳健的战略、思路和模式。此外,国资的地方政府业务资源也是很丰富的,将会给盛京银行带来更多的政府业务机会,比如政务中收结算业务、财政存款业务、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存贷业务机会等。

在8月17日增持时,盛京银行就曾表示:“本次受让股份,是落实市属重点国有企业逐步增持盛京银行股份的具体行动,表明沈阳支持盛京银行股权优化改革的坚定决心。”沈阳市属国有企业成为第一大股东后,盛京银行也进一步表态,将坚持全面加强党的领导,按照市场化、法制化改革方向,回归城市商业银行本源,服务地方实体经济,服务中小微企业,服务城乡居民,为辽沈全方位振兴、率先振兴发挥地方金融主力军作用。

万亿城商行

盛京银行总部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前身是沈阳市商业银行,2007年2月经原银监会批准更名为盛京银行。2014年12月盛京银行在港交所成功上市。2016年恒大南昌完成收购盛京银行10.02亿股内资股事宜,成为该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28%。2019年,盛京银行以每股6元发行内资股22亿股、每股6.82港元发行H股8亿股,合计募集180亿元,恒大南昌认购上述22亿股内资股,持股比例进一步提升至36.4%。

在民营资本参与期间,盛京银行资产规模表现忽高忽低,在2017年资产总额首次突破万亿大关之后,2018年,盛京银行资产总额出现缩水。截至2018年末,该行资产总额较年初减少451.84亿元至9854.33亿元,回到万亿规模以下。2019年,盛京银行的资产规模达到10214.81亿元,较年初增长3.7%,重新站稳万亿台阶。截至2020年末,该行资产总额10379.58亿元,增幅为1.6%。

从业绩经营表现来看,2018年,盛京银行净利润为51.26亿元,同比2017年的75.74亿元下降32.3%,年度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2019年,盛京银行净利润出现回暖,2019年全年该行实现净利润54.38亿元,同比增幅达6.1%。

2020年在疫情的冲击下,盛京银行采取降低利率、减费让利、延期还本付息等方式主动让利实体经济,同时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导致净利润出现下滑。2020年全年,盛京银行实现净利润12.32亿元,同比减少42.06亿元,降幅77.3%。

根据盛京银行在港交所最新披露的信息,截至2021年上半年,盛京银行实现净利润10.46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46亿元下滑63.2%。对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盛京银行在中报中坦言,主要是积极履行金融企业社会责任,继续让利实体经济,导致净利差收窄,利息净收入下降;同时,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充分考虑企业经营的不确定性,增加资产减值准备计提力度所致。从资产质量来看,盛京银行截至今年上半年不良贷款率为3.04%,较2020年末下降0.22个百分点。

根据联合资信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末、2020年末,盛京银行最大单家非同业单一客户或匿名客户风险暴露/一级资本净额比例分别高达198%、115.08%;最大单家非同业集团或经济依存客户风险暴露/一级资本净额分别达到了22.47%、32.18%。“盛京银行匿名客户风险暴露程度高,且非同业集团客户风险暴露占一级资本的比重亦处在较高水平,已突破监管限制,需持续关注其大额风险集中暴露情况及相关风险。”联合资信说道。

如何走出阴霾?

对于盛京银行来说,股权转让交易完成后,抗风险能力、业务投向优化需要同步推进。中国(香港)金融衍生品投资研究院院长王红英分析认为,地方国资增持后,将使得该行风险管理能力提升,未来盛京银行的法人治理结构需要进一步加强。对于业务发展,王红英建议,盛京银行应加大绿色金融业务功能的发挥,对技术附加值较高的创新型企业进行大力扶持,这样才会给该行带来较好的长期增长利息和中间业务收入。

孙扬指出,对盛京银行来说,应打造综合金融服务产品,积极拓展非息差收入来源,摆脱依赖贷款业务的瓶颈,打造包括支付结算、财富管理、托管业务、财资管理等功能的综合金融服务产品,提升非息差收入来源,提升抗周期的能力。另外要加强零售业务的比重,大力发展消费金融、小微企业金融的业务比重,降低大对公的业务比重,有助于提升资产质量。最后要发展好数据风控、数字化营销等金融科技,提升线上获客、线上展业的能力,提升线上金融业务比重。

针对大股东变更后如何提升业绩经营水平,北京商报记者向盛京银行发送采访提纲,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

作者:理财投资平台软件
本文地址:http://www.hbkailong.com/anquanlicaichanpin/2864.html